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39

2010 2017-11-27 15:04:28

    不愧是当了南府这么多年的管家,他的反应速度是十分惊人的,南薇这边刚带着人想送出府,就发现几个角门都多了好几个持棍的家奴,这架势一看就不是塞几块碎银子能搞定的。

    没有办法,南薇只能将人带回兰萱阁,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换下被雨水弄得湿乎乎的鞋子,就听有丫鬟通报说李家嬷嬷来了。

    府里就两位李嬷嬷,一位是跟在二夫人身边的,平日里见她避都来不及,无事自然不会来找她。

    另一位,就是李管家家里的那位了。

    南薇忙让丫鬟将红叶和自己那双湿漉漉的鞋子藏到内室,自己则把腿塞进软榻上的被子里,将湿漉漉的裙摆都盖住。

    一切妥当了,她才对紫鸢点点头。紫鸢掀帘,将李家嬷嬷放了进来。

    李家嬷嬷一进来就朝南薇行了揖,南薇命人为她看座,她也从善如流地应了。

    “嬷嬷今儿个怎么有功夫来我这儿串门子?”

    “七小姐前些日子受了惊,按说我应该来看一看的,这不一直不得空。”嬷嬷笑着说了两句场面话,才扯到正题。“想必七小姐也知道那位红叶吧。”

    南薇眼皮子跳动了一下,她掩住心中涌起的那点慌乱,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来。

    “害了我哥的女人,我如何能不知道。”

    “那贱蹄子今天趁着我家当家的不备,跑了。”

    “真的!”南薇努力压住心中的兴奋,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镇定下来。“那有派人去捉吗?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把我哥迷得五荤七素的,若不好好教训她一番,难解我心头之恨。”

    “奴婢今日来,就是来通知七小姐的,如今那个女人去向未知,七小姐偏居兰萱阁,夜间务必紧闭门窗,免得贼人闯进来,惊到七小姐。”

    南薇自是连连道谢,那李家嬷嬷话锋一转,又道。

    “自然,若是七小姐发现了贼人踪迹,也务必要早日通知奴婢,那女人顽劣不堪,还是早点捉住才让人安心。”

    南薇又陪着笑,连道了好几声“自然,自然。”

    眼见着那李家嬷嬷自打进门起眼神就不安分地乱瞟,她心也突突的跳,笑意也绷不住了。

    “这一下雨,身子就困乏。”

    李家嬷嬷一听南薇这话,自知是逐客的意思,她笑着起身,道:“那奴婢就不打扰七小姐了。”

    紫鸢送李家嬷嬷出门,依惯例往嬷嬷的手里塞几两碎银子,结果那嬷嬷却推手没要,只问道。

    “我家当家的说在**红叶的地方见过七小姐,不知道七小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紫鸢回道:“哎哟快别说了,小姐回来之后发了好大一顿火呢,足足闹了有大半日,我们好不容易才劝下来,嬷嬷您可要尽快抓住那个红叶,实在是太可恶了。”

    李家嬷嬷笑了笑,告辞了。

    从兰萱阁出去,李家嬷嬷却没有再去其他小姐房里,而是直接折回了家,一进门,就见自己家里那位正呆坐在桌前,桌上摆着一只沾着泥渍的绣花鞋。

    “你看这鞋子有用吗?鞋子又不能开口说话,告诉你它主人是谁。”

    李家嬷嬷进门给自己倒了一口水,然后往管家对面一坐,将刚才去打探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去七小姐房里看过了,那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至少我是没能从她那里发现什么破绽。”李家嬷嬷想了想,说道:“要说真有什么不寻常的,就是她房间里的地板上,有一串脚印通向内室,显然是有人刚从外面回来又进了内室。”

    “这说明不了什么。”李管家直接说道。

    “我自然是知道一串脚印证明不了什么,所以我才说那小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嘛,愣是半点端倪都看不出来。”灌了一口水,润润喉,李家嬷嬷继续说道:“要说我也是不懂你,你说你直接把这鞋子拿去交给老爷多好,老爷这次可是罚了你三个月的月银,这三个月你让我们家喝西北风吗。”

    “家里不是还剩着银子嘛,再说了,这府里管吃管喝,没有大开销,三个月而已,哪里就撑不过去了。”

    “得,得,这个家反正是你做主。”李家嬷嬷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药罐子就往外走。

    “你去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去给咱们儿子熬药啊!”

    管家点点头,末了不放心吩咐道。

    “鞋子的事,你对谁都不能说。”

    “放心吧,我跟你又不是一两天了,知道的。”

    李家嬷嬷说着,端着药罐子出去了。

    看着李家嬷嬷从房里出来,篱笆外候着的黑影才退下去,回去向主人复命。

    “小姐,我看那李家嬷嬷出了兰萱阁后就直接回去了,李管家在家,两人在房里说了一刻钟的话,之后就没再出来过了。”

    新月连夜行衣都没来得及换下,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见南薇,将自己见到的事无巨细都报告上来。

    “新月你辛苦了,快去换衣服吧,别着凉了。”

    新月领命退下,南薇看着已经完全黑透了的天色,神情里尽是担忧。

    “昭月还没回来吗?”

    紫鸢摇摇头,替南薇奉上一杯热茶。

    “昭月平素最机灵了,不会有事的,小姐您放心吧。”比起昭月,紫鸢更担心的是管家那边。“今天那李家嬷嬷摆明了就是朝我们来的,您说,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刚刚她走的时候,我按惯例给她银子,她都没收,看着心里有怨的样子。”

    “管家因为弄丢了红叶被老爷罚了三个月月银,若是他们手上真的有什么把柄,早就禀告老爷了。不过……”南薇拧拧眉心,对紫鸢道:“我们还是别瞎想,等昭月回来问清楚了再说。”

    南薇这边正念着呢,门突然被人大力地从外撞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沾满泥巴的人跌倒在门前。

    那人抬起脸,一张脸上虽然满是泥渍和雨水,南薇却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她来了。

    “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