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0

2077 2017-11-27 15:07:58

    昭月简直成了一个泥人儿,足足洗了两桶水,才见出人样来。看着她没心没肺,还在那里玩着皂角,南薇也不知道是该责怪,还是该心疼。

    “小姐今天可是苦等你一天了,你说你都跑哪里去了。”紫鸢一边替她递着毛巾,一边念叨她。

    一提到这个,昭月就来劲了。

    “小姐,要我说那红叶的衣服真不好穿。”

    昭月嚷嚷着喊出了那个名字,吓得紫鸢忙捂住她的嘴,昭月意识过来,这才放低音贝,低声说道。

    “那裙子简直太难穿了,还很吸水,我这一路就跟背了一个大麻袋似的在跑,幸亏我平日里没少在府里逛,不然还真不一定跑得过管家。”

    紫鸢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她额头。

    “挑重点的说。”

    “小姐算得不错,我跟着管家,在半路上就下大雨了。我抓着机会开溜,不过还是被管家发现了,他追我到竹林,幸亏我在林子里逛得多,很快就把他甩开了。不过……”昭月扯下自己头发上的泥块,“竹林里泥巴也多,我怕这鬼样子被人看见反倒又惹出事端,就找了个地方躲雨,猫到晚上才敢回来。”

    “亏你也能想到这些。”紫鸢笑着夸了她一番。

    得了夸赞,昭月愈发洋洋得意。

    “那是,这些天呆在小姐身边,学也要学聪明了。”

    然而,南薇却突然问道。

    “昭月,你还有一只鞋子呢?”

    浴桶外面那一堆脏衣服里,只有一只满是泥泞的鞋子。

    昭月满不在乎地道:“我在路上不小心跑掉了,小姐放心吧,这样的鞋子我还有很多,上次府里发的新鞋子我都还没穿呢,这只鞋子丢掉就行了。”

    “丢了?你在哪里丢的?”

    昭月不明白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小姐突然这是怎么了,愣了愣才回道:“忘……忘了,好像是在竹林……”

    “你没有回去找吗?”

    “没有,那时候管家在那边守着呢,我哪敢回去啊。”说到这里,昭月的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小姐,你说会不会……”

    “那时候时间匆忙,没来得及让你和红叶换鞋子,没想到招上祸端。若真的只是丢了还好,说是被管家捡去了……”南薇眼神微凛,神情肃穆。“他既然没有告诉父亲,自然是另有所图,我们静观其变。”

    原本还沉浸在死里逃生的喜悦中的昭月,瞬间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都垮了。

    从昭月的房间里出来,南薇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步棋,她走得很冒险,她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改变大哥本该就此走向覆灭的命运。

    叹口气,她问着身边的紫鸢。

    “红叶呢?”

    “奴婢已经将她安排到多余的丫鬟房睡下了。”

    “派几个你放心的人盯着她,兰萱阁耳目众多,找到机会就把她送出去。”

    紫鸢点点头,道:“奴婢省得。”

    南薇直接去了南昭的房间。

    南昭已经醒了,南薇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他和小厮说话的声音。

    守在门口丫鬟正欲通报,被南薇伸手拦住了,她迈步走进去,听到南昭在和人说话。

    “少将军,按说这件事我本不该麻烦您,不过眼下我的人都被我那个母夜叉妹妹控制住了,他们都不听我的。”

    房间里传来另一道清润的男声。

    还有几分熟悉。

    苏朗?!

    南薇眉头蹙了蹙,苏朗什么时候和大哥还有交集了?

    其实苏朗心里也挺憋屈的,他不过是听说了南昭受罚的事,觉得南昭这个人敢作敢当,挺有意思的。同时也是出于一种想看看“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傻瓜”的猎奇心理来探望的。结果他也没想到,他刚来居然就接到了这种帮南昭去照顾他姘头的活。

    见苏朗面露难色,南昭只能再三恳求道:“我也知这样有些强人所难,若不是走投无路,我……”

    “你既然知道这样的提议对少将军而言太过于为难,那为何还要强迫他。”南薇掀开帘子走进来,对苏朗福了福。

    见到南薇进来了,苏朗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长松了一口气。

    “既然南七小姐来了,我就不打扰了。”

    苏朗说着就要起身告辞,南昭见求助无门,自然也没心思在说一些留他下来的客套话。还是南薇,礼数周全地将苏朗送出门。

    许是因为今天南薇的出现为苏朗解了围,苏朗看她也顺眼许多。想起前两回在行馆里见到她的时候,难得地多了一句嘴:“南七小姐,恕我多言,若你还没有陷进去,还是离封渊远一点为妥。”

    话刚说完,苏朗自己都有点后悔了。

    他一定是鬼迷了心窍,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倒是南薇,愣了愣,看向苏朗。

    “少将军何出此言,封渊又是谁?”

    “便是你们口中常言的九公子啊。”苏朗有点吃惊。“七小姐竟然连他叫封渊知道。”

    南薇心里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九公子就是封渊!

    前世南薇无数次听过封渊这个人,文人墨客夸他的容貌世间少有,才华谋略更是有先皇的几位皇子中最出色的。太监宫女们提起此人更多的却是叹息,只说他出身卑微,生来就不受先皇待见,空有一身的本事。

    而封度,前世她的夫君,对此人最多的评语却是:“我要打败他。”

    而南薇对此人印象最深的地方却在于:他娶了南心,后来又被南心嫌弃他不能人事,转头就给他带了绿帽子。

    对,一切都能连起来了。

    南薇的记忆就像是被打开了一个豁口,前世那些她漠不关心的细枝末节都跑到她脑海里来了。

    最重要的是,前世南苓曾在偶然间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提起过这个名字。

    封渊,南苓的救命恩人,也是前世南苓一直爱在心口却不敢提及的人。

    南薇的脑海里蓦然蹦出南苓前世为情所困的颓然摸样,南苓对封渊的那份不可得的感情,可以说是南苓一生悲剧的起源。

    不行。

    她妹妹看中的男人,怎么可以被南心糟蹋!就冲着封渊以后会是南苓救命恩人这份恩情,她也要帮助他脱离南心的魔爪。

    南薇捏紧拳头,暗下决心:

    她要帮南苓守住封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