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1

2037 2017-11-27 15:11:58

    “南七小姐?南七小姐?”

    苏朗连叫了好几声,南薇才回过神来。

    “南七小姐当真不知道封渊?”苏朗说话间,还仔细打量着南薇的神情,见她的确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不免心生狐疑——难不成真的是他误解了。

    “我想少将军您是误会了,我之前因一些琐事麻烦过九公子,和九公子的确还未好到能互通名讳的程度。”

    苏朗闻言,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如此便好。”

    南薇被他明亮的笑容弄得一头雾水。

    这人莫不是脑子有病吧,怎么听说她和封渊之间没啥关系,就高兴得像个傻子。

    送走了苏朗,南薇复又折回了南昭的房里,这回她毫不客气地板着脸,将一干丫鬟仆人都赶出房去。

    “妹……妹妹你想干什么?”

    南薇将她好不容易才托人从老御医那里求来的金疮药丢到南昭面前。

    “你若还想活着见到红叶,就给我安分一点。”

    苏朗眼前一亮,不敢置信地看着南薇。

    “你说什么?”

    “红叶跑了,你知道吧。”

    南昭点点头。

    这事府里人人皆知,他也是怕红叶还没出府,若是被人抓住了,只怕要面临更为严重的惩罚,所以才拖苏朗去照顾她的。

    慢着!

    “红叶不会是……”

    这个念头刚起了一个头,就被南昭自己给否决了。

    “不,不会,你讨厌红叶都来不及,怎么会救她。”

    “红叶现在就在我房里,大哥你若是不信,大可以等病好了自己去看她。”

    “七……七妹?”

    “我救她是有条件的。”

    “你尽管说,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干。”南昭点头如捣蒜。

    “其一,你必须去去向老太君负荆请罪。其二,今年的乡考,你必须出席。若是你能通过乡试,我会帮你想办法,让老太君同意红叶进门。”

    本以为以南昭这不服管的性子,要让他答应自己的条件,要费很多唇舌。结果没想到南昭居然一口应下了。

    见他这样,南薇深深地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那红叶是给你下了什么药。”

    “哎哟,我疼,七妹你快出去帮我把阿东叫进来上药。”眼见着南薇又要念叨自己了,南昭哼哼着,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南薇只能无奈地摇着头出去了。

    看着南薇离开的背影,南昭纵然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却还是笑得像个要到了糖吃的小孩子。

    七妹会去救红叶,就证明她良心未泯。

    真好。

    这一天兵荒马乱。

    回房之后,南薇并没有急着睡觉,认真梳理起前世关于封渊的事来。

    她记得,就在下个月月末,封渊会因为旧疾复发被送进南府照料,在这个过程中,她对南心一见钟情。郡王妃知道此事后,回宫上书皇上,以为封渊冲喜为由,为南心和封渊求了赐婚书。

    南薇用红笔,在下个月三个字上圈了一个圈。

    她必须想办法逆转封渊的命运。

    夜深了,南薇房里的灯火彻夜常亮,管家房里的烛火也是一/夜未眠。管家握着那只鞋子来回在房里踱步,最后还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走到隔壁房里,见那房里一盏微弱的烛火亮着,不时还有咳漱声传来。而且那咳漱声从一开始的一两声,到之后的越咳越猛,管家心里着急,推开房门。

    只见房里一盏烛火亮着,一个面色发青,身材孱弱的男人正伏在案前,一手举着一本书,一手捏着手帕捂住嘴。

    “英儿,你身体不好,为甚还不睡觉。”管家忙拿了一件披风来,为儿子披上。

    他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还身体不好,从小就是一个药罐子,眼见着年纪都要二十出头了,还求不到媳妇。

    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药罐子呢。

    “父亲,乡试就快到了,我想去试试。”

    自己儿子的本事,李管家心里自然是有底的,若论才华,就是南家的那几个公子少爷都没一个能比得上他的,只是他的病拖着,前几年更是数次在鬼门关徘徊,一直没有机会去参加乡试罢了。

    李管家眼角含泪。

    “好,为父这就去为你报名。”

    “爹,对不起,我身体不好,让您为我费心了。”

    “谁说的,我儿子身体好得很。”李管家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英儿,为父相信你,你会高中的。”

    “爹。”李英神态认真,看着李管家一字一句地道:“您去领养一个孩子吧。”

    “胡说什么!”

    “可是儿子不想让老李家绝后!”

    李管家的脸色霎时就变了。

    “不许你胡说,我有你这个儿子,怎么会绝后!英儿,你放心,你会讨到媳妇的。”与其说是在安慰儿子,倒不如是说李管家是在安慰自己。

    “英儿,你知道南七小姐吧。她房里有几个丫鬟到了婚配的年纪,为父想着找机会去为你提亲。”

    “爹。”李英面露难色。“我这个样子,去求娶人家丫鬟,七小姐能同意吗。”

    像南府这样的大户人家出去的丫鬟,随便配个进士富户都是绰绰有余的。像他这样的条件,压根是想都不能想的。

    “你放心吧,七小姐为人宽厚大方。”说这话的时候,李管家的脑海里自动闪现出南薇油泼青竹,狂殴红叶的那些场面,不由得有些心虚,那句“宽厚大方”说得就没什么底气了。“总之爹爹会为你想办法的,你就只需要告诉爹爹,七小姐房里的那几个丫鬟,你有没有特别中意的?”

    这话问得李英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常年缠/绵病榻,本就没什么机会能接触到外人,更何况还是小姐们的贴身婢女。

    但看着父亲一脸期待的样子,李英想了想回道。

    “上次听父亲提起过,南七小姐身边有一个叫做紫鸢的丫鬟,儿子觉得她颇为聪明,若是父亲能为儿子求到她,对儿子而言,就是莫大的福分了。”

    李英不是那种会毛毛躁躁的人,他做任何事都会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父亲就婚姻一事来在咨询他的一件,他自然也郑重考虑过。

    会选紫鸢,李英有自己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