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2

2038 2017-11-27 15:20:19

    他不知道父亲说的能够让南七小姐下嫁一个丫鬟给他做夫人是真是假,但难得父亲这么有兴致,他也不好拂了父亲的兴头。

    最重要的是,紫鸢之前状告过七小姐的生母,如今又被贬为粗使丫鬟,若是父亲去为他求娶她,想必比求南七小姐身边其他贴身伺候的丫鬟要容易得多。

    “紫鸢?”李管家皱了皱眉,毕竟自从上次紫鸢状告窦姨娘一事过后,紫鸢这个丫头在几个主子面前留下的可都是坏印象。

    不过他这个儿子从来没向他提过什么要求,李管家纵然不是很喜欢紫鸢,也点点头答应了。

    “行,为父帮你想办法,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李英千算万算,却没想到自己要的,正好是南薇视为知己姐妹一般的人。

    当李管家旁敲侧击地以手中的绣花鞋做要挟,要南薇将紫鸢放出去给他做儿媳的时候,南薇气得手都在发抖,还是紫鸢先回过神来,以小姐不舒服为由,先把李管家送走了。

    送完人回来,就发现一向镇定的南薇,已经在房间里开始摔东西了。

    昭月在一旁相劝。

    “小姐,你要冷静。”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南薇气得心肝脾脏胃都在疼,浑身像抖筛子一样发抖,指着刚才李管家坐过的地方,颤抖着声音:“他怎么敢,怎么敢!府中谁不知道他儿子是个病秧子!我就是死也不能让紫鸢嫁过去守活寡!”

    南薇可是亲眼见过守活寡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上一世她和南心还没有翻脸的时候,南心三天两头以泪洗面,在她宫里哭诉有多孤独寂寞。

    虽然后来她明白南心会跟她来吐苦水,一大部分原因只是想多一些勾/引封度的机会,可是那份孤苦的心情却不是演戏能演得出来的。

    生无可恋,孤长的时光能把一个好好的人磨成怨妇。

    没有人能够忍受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折磨,更何况还是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情况下。

    “小姐,奴婢总归是要嫁人的。”

    比起南薇,紫鸢倒是要平静许多,将南薇扔在地上的靠枕捡起来,拍了拍灰放在软榻上。

    “我觉得李管家的儿子也不错啊,李管家身为府里的管家,掌管这么大的家业,奴婢嫁过去,这一辈子都不用愁吃穿了。”

    “不行!”南薇知道紫鸢为了保全她肯定会委曲求全。

    她已经委屈过紫鸢一回了。

    她更不能做这种事,把紫鸢往火坑里推。

    “小姐,咱们不用怕那李管家,他不就是捡到了我的鞋嘛,大不了我打死不承认不就行了,府中丫鬟婆子穿的鞋子都是一个款式的,我不信他还能真的一间房一间房地去查不行。”

    昭月天真浪漫的想法,得到的是南薇毫不客气的一个梆子。

    “你真以为李管家凭借一只绣花鞋真的能威胁到我?”

    “那……”

    “李管家这是在告诉我们,他已经知道了红叶是我用移花接木之计换出去的,且不说我去找红叶的事守门嬷嬷他们都知道。就算没有这些证人、证据,他只需要下令搜府,你觉得红叶还能藏住多久?”

    紫鸢点点头,补充道:“所以李管家才只是下令全府戒严,却并没有搜府,他其实就是在告诉我们,我们一日不答应他的条件,他永远都不会放红叶出府。对李管家而言,这点时间耗得起,可是对我们而言,耗的时间越多,被发现的危险就越大,更何况,我们房里还有很多其他人的耳目呢。”

    “那现在怎么办?”听到这儿,昭月总算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天真烂漫也换成了眉头紧锁。

    “小姐,你就同意让我嫁过去吧。”紫鸢握住南薇的手,她分明能够感受到南薇身体的颤抖。

    “不行!”南薇一口回绝了紫鸢,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会有转机的,会有转机的。”她跳下软榻,鞋都没穿,光着脚一个人钻进了内室。

    昭月不放心,想跟上去,被紫鸢拦住了。

    “我们给小姐一点时间,让她好好想想吧。”

    昭月垂下头,双手搅在一起。“紫鸢姐姐,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不小心……”

    紫鸢伸手,轻轻抚摸着昭月的头,安慰道:“没关系的,这不怪你,我觉得嫁给李英挺好的,知根知底,在府里还有小姐撑腰,婆家也不敢欺负我。”

    “真的吗?”昭月还是好哄的,扑闪着大眼睛看着紫鸢。“那小姐为什么这么生气?”

    “换成是你,被人这么威胁,也会生气的。”紫鸢沉稳温和的话,很有说服力。

    昭月认真地想了想,点了点头,觉得紫鸢如果真的嫁给李英,看上去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在昭月的认知里,成亲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只要有吃的有穿的就行了。李英虽然身体不好,可李管家的家底摆在那里,自然有丫鬟贴身伺候,又不需要紫鸢嫁过去伺候。

    想到这儿,昭月拍拍胸脯道:“紫鸢姐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嫁过去的。我这就去帮你打听那个李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他人很差,我回来就告诉小姐。咱们就不嫁。”

    昭月说着,也不管紫鸢在身后喊她,跳着抛开了。房间里顿时沉寂下来。

    紫鸢这才收起脸上轻轻浅浅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惆怅和无奈。

    嫁给一个病秧子啊。

    她也不想的啊。

    昭月是个行动派,她一路来到李管家家里,本来想冲进去直接去找李管家要见李英,不过到门口了,想起自己不过是一个丫鬟,还没资格对一个管家颐气指使。

    她四处扫了一眼。

    李管家住在偏园,有自己的小园子,园子里还驾着篱笆,里面种着瓜果。园子的布局也很简单,一眼能望到头。

    昭月不傻,中间那个大屋子肯定是管家夫妇两住的,那个叫李英的病秧子,应该就在左边或者右边的小厢房里。

    就在昭月犹豫要去左边还是右边的时候,传来一声声的咳漱声。

    似乎是从后园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