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7

2083 2017-11-27 15:45:00

    昭月推了两把躺在地上的砚台,丢下烧火棍,拍了拍手。

    “还说敲脖子能让人昏迷呢,都是骗人的,幸亏我有蒙汗药。”

    就连红叶都不得不佩服昭月了。

    “你这蒙汗药效果真不错,哪里买的呀。”

    昭月耸耸肩,一边剥砚台的衣服,一边道:“我不知道,厨房大叔杀牛的时候用的,我想着牛都能晕倒,人应该没问题,就顺了一把。”

    红叶:“……那你不怕这一剂药下去,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昭月还真没想到这点,她紧张地看着红叶。

    “会这样吗?那我不是……”她忙去拍砚台的脸。“喂,你醒醒啊。”

    “算了吧,只是蒙汗药而已,致命应该不至于。”昭月动静太大, 红叶还怕她把人招来,只能敷衍着安慰了一番。

    昭月是一个很好哄的人,红叶这么说,她便当真了,剥衣服的手没停,殊不知他们的一切,都没有逃过暗卫的眼镜。

    听暗卫报告说砚台被人劫持,还惨遭剥衣的时候,封渊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谁干的?”

    “南七小姐身边的丫鬟,他们似乎是南七小姐授意的,所以奴才才没有出手制止。他们剥下砚台衣服之后,一个女人穿着他的衣服混在我们的人里出府了,想来只是为了偷梁换柱,送那个女人出府。”暗卫恭恭敬敬地回答,事无巨细。

    “居然是她!”封渊心情大好。“既然是南七小姐要做的事,那就只能委屈砚台献身了。对了,你找个机会去提醒砚台,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只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是。”

    其实不用封渊提醒,谁愿意将自己被迷晕还被剥衣服的事大肆公告天下啊。砚台巴不得谁都别提!

    昭月为此还侥幸了好几天,一直说是菩萨显灵,没让那人认出自己来。

    紫鸢看着她那沾沾自得的样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你还真当是菩萨显灵呢,小姐早就算好了,以九公子的脾气,是断然不会将此事闹大的。就算闹大了,只要你们没露面,没人会想到是我们。”

    昭月赶紧改抱南薇的大腿。

    “原来都是小姐的功劳啊,小姐才是那个显灵的菩萨。”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一屋子人看着昭月耍活宝,气氛十分温暖和谐。

    “不过小姐,红叶居然这么配合,也是没想到呢。”紫鸢还以为以红叶的脾气,多少回惹点幺蛾子出来。

    “她当然巴不得早点出府了。”南薇冷笑。

    “小姐何出此言。”

    “你没发现,红叶在兰萱阁住了一个月,从没来过月事吗?遇到饭菜里有虾蟹这些凉性食物,都会以不喜欢吃为由,动都不动。”

    “小姐您的意思是?”

    “怕是红叶自己也意识到了,才会这么配合我们的安排出府。她如果继续呆在府里,一旦被发现,肚子里的孩子就别想保住!”

    红叶隐藏得很好,只是她没想到南薇是重生的,重生前还怀过孩子,特别是怀被封度活活流掉的那个孩子的时候,她也是像红叶这般小心翼翼,只要是对孩子有丁点损害的食物,绝口不沾。

    想到封度,南薇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

    那段残酷的回忆,不管是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让她脊背发寒,恨不能冲上去一口一口地啃掉那对狗男女的血肉。

    “小……小姐……”南薇陡然变狠的表情,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回过神来,南薇收回心思,道:“红叶的事暂时放到一边,媒婆那边搞定了吗?”

    紫鸢点点头,道:“听说李管家那边也在找媒婆,简娘用了点关系把我们的媒婆推上去了。到时候只要把假庚帖交给媒婆,媒婆会告诉李管家八字不合,不适合成亲。”

    “嗯,李管家这个人多疑,这两天你就不要和简娘那边有过多的接触了,免得打草惊蛇。”

    现在紫鸢一心只想着摆脱这个如噩梦一般的婚约,南薇说什么,她都点头,没有任何反驳地一应应下。

    没多久,媒婆就上门了。

    只不过出乎南薇意料的是,跟着媒婆上门来的,还有一个人。

    刘嬷嬷。

    南薇只能将早就准备好的紫鸢的假庚帖摁下,起身相迎。

    “刘嬷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还不是为了你家丫头和李英的婚事。”刘嬷嬷虽然是责怪的语气,可是面上是带着笑的。“七小姐你说你也真是的,虽说是你嫁丫鬟,按说别人也不该过问,但是你总不能连我、连老太君都瞒着呀。”

    “老太君都知道了?”

    这下轮到南薇吃惊了,按理说现在求亲的人都快要踏破李管家的门槛了,李管家应该是慢慢给儿子挑媳妇才是,紫鸢虽说是她房里出来的,可现在要配已经身为举人的李英到底是差了点的。

    结果他不仅没有放松,还更急了?

    刘嬷嬷为她解了惑。

    “是李英亲自去找的老太君呢,说是看上了你房里的丫鬟,媒婆都找好了,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托老太君来向你讨人。”

    紫鸢不是都已经答应了李管家,李英还多次一举,跑去找老太君干什么?

    南薇嗅出不对劲,狐疑地看了媒婆,又看了看刘管家,问了一句。

    “李英他,是怎么和老太君说的?”

    “哎呀,这也是他们的缘分。”刘嬷嬷对做媒这件事比媒婆还热情,拉着南薇坐下,将李英对着老太君说的话原原本本复述道:“那李英说,他病体缠身,早就断了儿女念想,人生也无趣得紧,只是偶然间遇到你的丫鬟,才重燃人生希望。他舍不得就此断绝缘分,所以拼了命想试一把。你可是不知道,李英在老太君跟前说的时候,那叫一个情深意重,把老太君感动得哟。老太君知道你手上的几个丫鬟都看得很重,她怕你舍不得,所以特意派我过来当这个说客。”

    这和南薇知道的版本不一样啊。

    不是说李英第一次见到紫鸢,就嚷嚷着要退亲,还晕过去了吗?

    南薇的眼皮跳了跳,狐疑地问道:“不知道李英说的这个丫鬟,指的是?”

    “哎呀,要不说傻人有傻福嘛,就是你身边那个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