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48

2034 2017-11-27 15:48:16

    “啪”地一声,正端着茶水过来的昭月,摔碎了一套上好的青瓷杯。

    刘嬷嬷见南薇他们的表情并没有很兴奋,无语,震惊,各种情绪夹在在一起,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五味杂陈。

    人精似的她,终于品出了不对劲,她只能强堆着笑,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这是好事啊,要知道李英可是备受青睐的青年才俊呢。二老爷听说了这件事,直夸李英是个念旧情的,还说李英进京应考的一应费用,南府都包了。”

    父亲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会有这样的决定完全在南薇的意料之中,但是李英临时变卦要娶昭月,却是她如何都没有意料到的。

    而且还是用这种几乎可以说是胁迫的方式。

    现在老太君和父亲都点头了,她已经没有摇头的余地。

    南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挤出一个笑容来的,她将已经呆若木鸡的昭月拉到身后护着,对刘嬷嬷和媒婆说道:“这件事对我和昭月而言都太突然了,容我和昭月商量一下。”

    刘嬷嬷点点头,表示理解,带着媒婆出门了。

    没多时,新月就带着媒婆留下的话进门来了。

    “小姐,媒婆问我们还是按计划进行吗?”

    南薇也是头疼得很,只能对新月说道:“你让媒婆先按兵不动,等我们的消息吧。还有,你去大房一趟,请伯母身边的奶娘过来。”

    新月领命退下去了,南薇将身边的人都打发了,只留昭月在自己身边,主仆两都没说话,半响没动静,见昭月终于消化这个消息,有点反应了,南薇才开口和她谈后续的事,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昭月,我可能护不住你了。”

    昭月只是愣愣地念着一句:“怎么是我呢,怎么是我呢?”

    南薇拉过她的手,道:“对方居然直接找到老太君和老爷,肯定从一开始就打上了你的主意,不过你放心,我会去为你讨个说法的。”

    “小姐,我也是孤儿,你也可以给我做假庚帖啊,说我克夫都没关系的。”

    南薇摇摇头。

    “太迟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庚帖老太君肯定早就已经拿去合了。对方压根就没给我们任何翻盘的机会。”

    “小姐,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能嫁了吗?”

    南薇点点头。

    昭月笑了笑,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一如既往地天真。

    “没事啦小姐,不就是嫁人嘛,我看那些嬷嬷们嫁人了还在主子身边伺候,我可以呆在小姐身边就行了。”

    对昭月,南薇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庆幸她不通人事,没有那么多烦恼,一方面有感叹她太不通人事,从李管家来为李英求娶紫鸢,到李英借着自己拔得头筹的契机求娶昭月,都是精心计算好的。

    那家人一家人狐狸,昭月这只小白兔,还不得被吃得渣都不剩?!

    不行。

    一想到那个场面,南薇就吓出了一声冷汗。

    “昭月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可是小姐,你刚才不是说……”

    “是,这份婚约你是跑不掉了,但是我们有时间,斗不过他,咱们拖也要拖死他!”

    南薇就不信了,拼时间,她还能拼不过李英这个病秧子不成。

    不过前提是,她要去会会这个李英。

    看看他们李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揪着她的丫鬟不放了!

    新月很快就回了,同时带回了程氏的一句话:“昭月的婚姻大事,全凭南薇做主。”

    她还能做个毛的主!

    程氏这摆明了是要当甩手掌柜,不认账!

    南薇沉吟了一番,拍桌而起。

    “走,新月,我们去会一会那个叫李英的!”

    南薇带着昭月气冲冲地往前走,才出兰萱阁的门,就见已经能下地了的南昭正陪着苏朗在逛花园,南昭臀部的伤还没好全,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看上去颇为滑稽。

    走近了些,还能听到南昭在高谈阔论,而苏朗听得很认真,看上去是一副高山流水遇知音,颇为和谐的一幕。

    “要说这作画,私以为还是春秋笔法更为粗狂写意……”南昭仍在大谈他对作画的理解,殊不知身边的苏朗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他一个常年在外打战的将军,平时接触最多的也就是兵书,琴棋书画这些酸腐文人才玩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还没有干一架来得痛快。

    南昭在他耳边大谈作画,这和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他这头牛还并不是很想听!

    苏朗正觉得万分痛苦间,余光瞥见一抹倩影,正往这边来,精神顿时一振。

    来得太是时候了!

    “南七小姐!”苏朗率先打招呼,脸上的笑容都快要堆到耳后根了。

    南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闪了腰,只想找条小路赶紧逃。

    不过她逃跑的念头刚起,苏朗就像是已经看穿了她心思一样,闪现在她面前。

    “南七小姐,为何一见到我就要逃?”

    “少……少将军好。”南薇匆匆福了福,正想着找个机会开溜呢,苏朗已经十分自来熟地凑上来了,摆明了是要撇开南昭和她一起走。

    “我听说南府中有一片秋菊,开得甚好,南七小姐何不带我去品鉴一番。”

    南昭很不解风情地迎上来说。

    “菊园就在不远处,路我熟,我带你去吧,顺便可以说一说春秋笔法的画法。”

    苏朗一听到南昭的声音就头大,怪只怪他那个郡王妃姐姐对她说,要多结交一些在乡试中表现出色的才俊,这样对仕途有帮助。

    苏朗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才俊都是南昭这个尿性,苏朗宁愿这一辈子仕途不顺。

    情急之下,他对南薇比了一个口型:“救救我。”

    自家大哥的脾气,南薇还是知道的,她一拧眉,准备追上来的南昭的步子就停住了。

    “大哥,你伤还没好,不适合吹风,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样岂不是太怠慢少将军了。”南昭犹疑。

    “不怠慢不怠慢,你妹妹说得对,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苏朗连说了好几个不怠慢,生怕南昭真的执意要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