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4

2090 2017-11-28 23:15:00

    南薇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去见老太君的时候,两颗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

    老太君见状心疼不已,一边命人取冰块出来,一面问道:“你这孩子素来稳重,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太君打量着南薇的眼神,最近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孩子有点看不懂了。“我听说昨天你和昭哥儿拌嘴了?”

    南薇一愣,没想到这事传得这么快。

    “你别误会,祖母没有怪你的意思,兄弟姐妹意见不合争论两句是常有的事,我就是怕你受了委屈。”毕竟当初她安排南薇和南昭住得近就是为了让南薇盯着南昭,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要驯服一匹让全家人都头疼的野马,其辛苦可想而知。

    “我昨日的确是和大哥争了两句,大哥觉得如今他高中,合该去给姨娘扫墓告诉姨娘一声,但是他前段时间才发疯惹出红叶那样的事来,我怕他又是存了什么歪心思,不许他出门,我们这才拌了几句。”

    老太君闻言点头,她和二爷对下人可是在私底下下过命令的,断不能让南昭出门去。如今南薇拦着没让南昭硬闯,的确是帮他们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考虑到这点,老太君的脸色更慈怜了些。

    “不过昭哥儿有这个孝心是好事,他如今要备考,实不该出门把心玩散了。窦姨娘那里,你去一趟吧。”老太君想了想,又改口道:“仔细想想,我也许久没去看过她了,当年主仆一场,历历在目,罢了,我这把老骨头也动一动,陪你跑一趟吧。”

    说了这么久,总算达到了目的,南薇自然再三感谢,不迭应下。

    将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南薇才去邀老太君,两人带了十几个家丁,轻装简行就出发了。

    窦姨娘是姨娘,按照规矩是不能葬在祖墓里面的,所以她的墓一个人孤零零地伫立在一座荒山的山头,当年姨娘走的时候曾留下遗言说要葬在高处,这直接导致近些年来看她的人寥寥无几。

    上山的路都荒得快不见了,需得几位壮汉在前面开路,砍掉沿路的杂草才行。

    这一路的荒芜看得老太君连连摇头,边走边对刘嬷嬷吩咐:“窦姨娘好歹也是为我南家生儿育女的功臣,怎能走后连这点体面都不给她,以后定要派人来定期清理。”

    刘嬷嬷忙道歉说是自己失职,因为老太君就这事发了火,一路都没人敢多说一句话,直到终于爬上了山顶,才有人“诶”地惊呼了一声。

    拨开杂草丛,窦姨娘那座孤坟总算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可是和大家想的孤零荒凉的场景不一样,这孤坟竟然像是才被人翻新过,坟上盖的都是新的黄土,坟前还插着香烛,摆着新鲜的瓜果,一看最近有人来拜祭过。

    老太君皱皱眉头。

    “薇儿你最近有派人来看过窦姨娘吗?”

    南薇摇摇头,道:“最近忙着搬迁和昭月的婚事,我已许久未曾上来过了。”

    南昭现在一举一动都在老太君的监视之下,他也不可能来过。难不成还有其他人来看窦姨娘?

    “老太君,会不会是窦姨娘的……”刘嬷嬷的声音虽然说得很低,而且她没说完就被老太君凌厉的眼神给打断了,但是耳尖的南薇还是听到了。

    窦姨娘不是孤女吗?难不成在这世界上还剩有什么亲戚不成?

    南薇正狐疑间,突然听到有个家丁大呵了一声“站住”,几人蜂拥上前,从草丛里拎出一个穿着碎花地蓝裙的妇人出来。

    “你是何人,在此鬼鬼祟祟作甚!”

    那妇人低着头,想挣脱家丁的钳制,动作间,她臂弯间的竹篮子散落在地,香烛瓜果都四散凋落。有个苹果直接滚到了老太君的脚下。

    “放开她。”

    老太君下令。

    家丁闻言放手,不过却在来路建起了一堵人墙,保证她无路可跑。

    “你是何人,为何要来祭拜窦氏?”老太君发问。

    那妇人兀自低着头,没说话,刘嬷嬷看不过去了,呵斥了一声。

    “老太君问你话呢,聋了吗?”

    刘嬷嬷的语气刺激到了那妇人,她愤怒中抬起头,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却把老太君和刘嬷嬷都吓了一跳。

    “红叶?你怎么在这里?”

    红叶没有回话,沉默着将地上的瓜果捡起来放回篮子里,只是她的动作笨拙,一弯腰就能看到凸起的小肚子,老太君是过来人,扫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怀孕了!” 老太君难得地失态。

    红叶这才有了反应,沉默着站起身对老太君福了福,请了一句安,却没有回老太君的话,请完安之后就在窦姨娘的坟前跪着,将蔫坏的瓜果换掉,换上新鲜的,换之前还会用袖子擦一擦,态度十分恭谨虔诚。

    “诶。”刘嬷嬷躬身想去拉她起来,还没人敢如此无视老太君的话呢,不想被红叶一把推开了。红叶狠狠地瞪着刘嬷嬷,气场全开。

    “我敬重老太君是因为他是昭郞的祖母,我要敬她,你一个下人,居然也敢来动我!”

    “你既然说你敬重我,那就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老太君开口,终于让红叶由一只炸毛的狮子变成了安静的小绵羊。

    拜祭完窦姨娘,一行人寻到山头的一个破草棚,老太君端坐上位,南薇站在她身边,他们对面站着一直有意无意地护着肚子的红叶,草棚外守着刘嬷嬷和家丁。

    许是考虑到红叶肚中孩子,老太君见到红叶没有初次那般恨之入骨了,语气也要温和许多。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昭哥儿的?”

    红叶梗着脖子,道:“老太君,我知道在您眼里,我这种出身于风尘之地的都是不洁之人,不值得信任。但是我红叶敢对天发誓,我此生的男人只有昭郎一个。我虽因为家境不得不出入烟花之地,但我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老太君你若不信大可以去查,我红叶但凡和谁有半分不清不楚,就让我天打雷劈!”

    红叶一字一句,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我知道南府不可能接受我,我也曾多次劝过昭郎,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不在乎名分。但是昭郎很好,真的很好。”说到此处,红叶哽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