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55

2074 2017-11-28 23:21:55

    “老太君,我可以向您保证不去打扰昭郎,求您让我为昭郎留下这个孩子。”

    老太君却没说话,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红叶,似乎想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这让南薇和红叶的一颗心都悬起来。

    “这些天,一直都是你在为窦姨娘扫墓?”

    老太君摆明了想转移话题,红叶急了,正欲追问下去,南薇摇了摇头,她这才强打起精神来,回道:“是的,承蒙青山庵的住持收留,我现在住在庵堂里,一为能够就近来看看……窦姨娘,二为能够为昭郎祈福。”

    老太君点点头:“难为你有心了。”

    老人家敛上眼神,初见到红叶的惊讶和不解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平静。

    红叶很着急,不停地对南薇使眼神,南薇只能悄悄地回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上前一步,扶着老太君的手臂道:“老太君,时候不早了。”

    这下轮到红叶吃惊了,她张张嘴正想说什么,一阵阴风飘过,天色却突然暗了下来。

    刘嬷嬷匆匆冲进来,提醒道:“老太君,我们得赶紧离开了,再晚一点怕是要下雨了。”

    像是为了验证刘嬷嬷的话一样,她的话音刚落,淅淅沥沥的雨就落下来了,草亭子因为年久失修,到处漏雨,定是不能多呆的。

    红叶先反应过来,道:“我现在所住的青山庵离这边不远,老太君不若先过去休息。”

    老太君本来还有几分犹豫,却听刘嬷嬷说:“老太君,这山路陡峭,现在下山太过危险了。”

    闻言,老太君只能接受了红叶的提议,万幸刘嬷嬷早有准备,提前带了两把油纸伞,她撑起一把为老太君遮着,正想递给南薇一把,却见老太君已经一把牵起了南薇的手,对刘嬷嬷道:“薇儿和我共用一把就足够,给她一把。”

    刘嬷嬷会意,将其中的一把递给红叶,红叶受宠若惊,直到看到老太君已经带人走进雨中,这才回过神来,忙跟上去。

    这一路的山路虽然还算平缓,却也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等到了青山庵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身泥泞。

    众人赶到庵堂,在见到庵堂前站着的砚台时,俱是大吃一惊。

    砚台也见到了老太君,忙拱手请安。

    “老太君。”

    “你为何会在此处?”

    “我家公子前来拜访一位故人,不想被这雨耽误了。”

    秋雨很凉,看着老太君的半边身子露在伞外,都已经湿透了,砚台忙让开路,将人请进来。

    “老太君您快请进吧,公子在堂内和主持品茶呢。”

    正说话间,一位身着青衣的师太,款款走出来,和老太君互相见了礼。

    “不知远客降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红叶站出来,为两人做引荐。

    “这是主持,慧娴师太。”“这位是南府老太君。”

    两人又互相稽首,见了礼,而后主持见他们这一群人都湿透了,便先领着他们去了厢房,又命人寻了几套僧服来。

    南薇的僧服是红叶送过来的。

    “这是主持让我带给你的。”她捧着衣服,杵在门口,却没有送进来的意思。

    南薇对身边伺候着的新月道:“你先退下去吧。”

    新月点点头,听话地退出了房间。红叶这才进门来,将衣服递给南薇。

    “你不是说你的方法有用吗,可是老太君还是没有同意我进门。”

    南薇拉上帷帘,一边换衣服一边道:“你也知道之前你连我南家门都进不了,要让老太君接受你,自然要给她一些时间。她当时没有发火让你打掉孩子,我们就已经进了一大步了。更何况,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你最少还有两天的表现机会。”

    闻言,红叶心中的怨懑才算消了些。

    “希望你的方法有效。”

    “你若真的想讨老太君欢心,就收起那些虚假的把戏,认真地拿出伺候的诚心来,首先就要把你的肚子收一收,假得一眼就能看穿了。”

    红叶从衣服里抽出一张薄薄的枕头,搁在桌上。

    “我的肚子又不是假的,只不过是眼下还没显怀而已。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会下雨的?上次也是,就好像你是雷公电母一样,能让老天下雨就下雨?”

    南薇没有回她,且不说前世她因为能够预测天气,招致杀身之祸的血淋淋场面还摆在面前,便是红叶此人,也绝对不是她能交底的对象。

    她可不是一个听话的合作伙伴。

    比如用孩子做要挟就没在南薇的计划之内,毕竟她怕老太君心一狠,真的把红叶一刀宰了,一尸两命。

    此时,南薇已经换好衣服了,因着是来为窦姨娘扫墓,她也没戴首饰,长发只用一根白玉簪簪着,配上一身素雅的僧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灵的劲儿,跟玉雕的人儿一样。

    红叶瞥瞥嘴,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南薇这种大家闺秀和她有本质上的区别,有些东西是她模仿不来的。

    南薇和红叶一起去了正堂,见到老太君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和慧娴大师,还有一位背对着他坐着的男人说话。

    南薇在门口请安。

    “老太君,九公子,师太。”

    “可巧,封施主这茶刚煮好,七小姐就来了。”说话的是慧娴师太,她朝南薇招招手,让南薇过去坐,南薇走过去才发现只有封渊身边剩着一个蒲团。

    南薇硬着头皮在封渊身边落座,刚坐稳,面前就多了一只大手,那双修长白皙的大手捏着一只粗陶茶杯,搁在南薇面前。

    “喝点热茶,祛祛湿气。”

    南薇受宠若惊地伸出双手直接,茶水的温度不冷不烫刚刚好,一杯下肚,甘甜清冽,浑身上下都暖和了。

    看着南薇一脸满足的样子,封渊笑了笑,拎起火炉上的小陶壶,往杯子里面添了一点茶水,却不急着喝,只搁在一旁晾着。

    他倒茶的动作行云流水,看着是一种享受,老太君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一对璧人,今日南薇换了一套僧服,一改之前略显稚嫩的装扮之后,整个人就像一下子抽条了,竟然有了几分亭亭玉立的感觉。如今在封渊身边坐着,安静娴雅,颇有几分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