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5章 嗯,是疯了

3289 2017-12-25 15:22:38

    声音里带着一丝丝赌气,清晰地回荡在车厢,像给了安佩东当头一棒,脸色倏地就沉了下来,锁住女人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凌厉,眸光一点点暗了下去。

    他记得,她身边一直没什么异性,就算有,也早就被自己赶得一干二净了。

    这个青梅竹马又是怎么混进来的?

    对于她,一直都没有大意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允许发生!

    “你什么时候有的青梅竹马?我怎么不知道?”安佩东的目光一点一点地染满了占有欲,对眼前的这个娇小女,他一向容不得旁人觊觎,若有人敢,不出三日,就会被悄悄地处理掉,余早早从此都不会再见到。

    在这么严丝合缝的算计下,突然得知有了一个露网之鱼,他一时无法接受。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余早早嫣然一笑,柔嫩的粉唇弯出一个好看妩媚的弧度,漫不经心得很撩,人。

    安佩东的目光沉了沉,猛地倾身上前将人压在真皮座椅上,一口咬住那双撩拨了他许久的粉唇上,霸道地轻声宣示着主权,“有又怎么样?你照样还是我的女人,他连碰都没机会碰一下!”

    狷狂又强势,余早早被他猛然一扑,唇上一疼,倒抽了一口冷气,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摁住胡乱地吻了一通,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放开。

    “我过几天要去进修。”

    男人愣了一下,垂眸看着被困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皱头不悦地皱起,一手捧住她精致小巧的脸庞,拇指轻轻摩挲刚刚被蹂,躏过的粉唇,沉声说道:“你去凑什么热闹?不准去!”

    “都已经决定好了。”早就料到安佩东不会同意,所以她就先斩后奏了,看着男人瞬间沉下来的脸,莫名有点心虚,“非去不可。”

    板上钉钉的事,已经没有转圜地余地了,当着公司众多的高层决定的,作为主要领导人,她不可能出尔反尔。

    余早早缩了缩身子,男人搂在自己腰侧上的手越收越紧,几乎将她捏得快断气了,精致如琢的英俊脸庞如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膜,一双锐利的黑眸微微眯起,瞳孔似有什么正在剧烈地涌动着。

    一阵寒意从脚底迅速地蹿入身体,往四肢百骸蔓延,低沉的声音仍然性,感非常,听起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愠怒,“回去就把你锁起来,看你还怎么非去不可!”

    “余晚晚刚离开,终于可以好好地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了,现在跟我说你要去进修?”

    “到底还想让我等多久?”

    他以为,过去的六年够久了,久到甚至都不想再去考虑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好不容易能好好地在一起,又生出各种各样的事端来,平静没几天,一句要去进修,仿佛瞬间就又将他打入冷宫。

    等待就像是无期徒刑,仿佛在惩罚自己曾经犯下的错。

    “只是一个进修,很快就回来,好不好?”余早早伸手轻轻拉住男人的衣襟,用软糯的声音说道:“公司高层会议上决定的,让公司一些优秀的员工再学习学习,我已经答应他们了。”

    安佩东的脸色仍然黑沉沉的,低头凝视着亲密靠在自己怀里微微撒着娇的女人,竟然奇迹地将他心底的那一丝怒火给浇灭得七七八八了。

    去TMD的进修!

    低头咬住那双粉嫩柔软的唇,辗转缠,绵地蹂,躏起来。

    韩芷萌归国,整个娱乐圈都激动了起来,像是被搅乱了的一湖水,关于她的报道一篇接着一篇,源源不断,回来的第二天,便被拍到出入安氏总部大厦。

    安氏总裁安佩东和大明星韩芷萌的绯闻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

    余早早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画面上那张拍得极富技巧性的照片,隐隐有些不安。

    就连自己都觉得,安佩东和韩芷萌走在一起,真的很般配。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正想着的那张脸赫然出现在视线里,目光直直地望过来,笔直修长的腿一步不停歇地迈了过来。

    男人似乎早就捕捉到了余早早脸上的不安,一声不吭地走到她的跟前,倏地将椅子拉到面前,弯下腰撑到椅子两侧,将人圈入自己的范围内,漫不经心地睨了一眼电脑上的内容,垂眸直勾勾地将身前的女人锁住,低低地笑了一声,道:“是不是已经打消去进修的念头了?”

    余早早望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如琢的五官深邃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熟悉的男性气息令她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

    “又不是儿戏,怎么能说变就变!”心甘情愿地被他圈在身前,其实心里真的已经开始动摇,余早早瞥开眼,甩开心里不切实际的想法,不悦地反驳。

    “真不打算留在我身边?就不怕我被哪个狐狸精勾走了?”安佩东的呼吸轻轻地打在她白皙干净的脸上,灼热的视线一点都舍不和移开,薄唇翕合间,低沉好听的声线勾得人心痒难耐,“这么放心,我真的很难过。”

    男人的语气意外地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不断凑上前的头颅让余早早莫名的心悸,呼吸的温度也变得灼热难耐,整张脸都被烧得红彤彤的,她伸手推了推,微蹙起眉头娇嗔一句,“这里是办公室,别闹!”

    “刚好可以试试,应该很刺激。”

    他身子猛然压下来,余早早觉得整个人都被密密实实地罩住了,身体倏然被人抱起,天旋地转间,已经被抱上了桌面,安佩东倾身就压了过来凑上前向她索吻。

    “门还没锁,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低沉带着丝丝喑哑的声音有意地提起,然后余音迫不及待地隐没在女人柔软粉嫩的双唇间。

    余早早整颗心都像是被挑了起来,急切地伸手去推那个几乎整个人压到自己身上来的男人,一边被极具技巧性地撩拨着,一边记着那扇没有锁的办公室大门,感到无比煎熬。

    桌面上的文件被推倒在地,响起一阵慌乱无比的声音,一如她现在的心情。

    “唔……安佩东!你是不是疯了!”好不容易才从他身下挣出一丁点的空间,余早早气得几乎要抓狂。

    她还没有在别人面前表演活春宫的癖好,万一真的有员工闯进来看见……

    想想都觉得没脸见人。

    虽然他们名正言顺。

    趴在她身上的安佩东闻言,顿了顿,抬起那火如同着了火般的眸眼,薄唇上水潋滟,性,感得一塌糊涂,用为热的视线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她,一字一句极其认真地说道:“嗯,是疯了,现在无比后悔将天余交到你手上,让你有借口远离我。”

    “我现在只想将你五花大绑在床头,让你哪儿都去不了,也不用管你到底在不在乎我。”

    男人瞳孔里倒映出她小小的影子,仿佛已经足够将他所有的视线完全霸占住。

    余早早在这么热烈的注视下,浑身都像是着火般,心也开始不受控制地骚动了起来,这样的言行,让她很震惊。

    安佩东的心里,竟然还藏着这么疯狂的想法,让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爱自己爱得入骨,也让她觉得寒意四起。

    眼前这个男人,可能真的会这么对自己也说不定。

    “谁说我不在乎你了?”心是无法说谎的,余早早虽然对他的这种直白感到诚惶诚恐,但仍然非常确定地说道:“我是在乎你的。”

    她不着痕迹将两人距离拉的举动没有逃过安佩东的视线,如墨的黑眸朝着她撑在台面上的手轻轻睨了过去,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内心却无比窝火,沉声轻轻说道:“说谎。”

    声音很轻,却让余早早听出了他潜藏着的汹涌怒意。

    自从两个人复合以来,这个男人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没有说谎,在乎你是真的,爱你也是真的。”余早早勾起唇角微微地朝着他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安佩东竟然透着几丝可爱,勾起了她的玩兴,“那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说的话?”

    “是不是要我……”

    她抬手勾住男人的脖颈,主动地凑上前,粉唇要吻不吻地擦过男人那张性,感得让人浮想联翩的薄唇,语气轻佻,媚眼如丝。

    余早早从来没有这么奔放过,不过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安佩东就觉得自己瞬间被挑了起来,身体迅速地紧绷了起来,视线越来越炽热,似乎随时都能将她熊熊燃烧掉。

    他确实是在跃跃欲试地期待着她接下来的动作,只要一想到她要费尽心思地取悦自己,就会莫名地感到兴奋。

    “继续说下去。”低沉喑哑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脸红心跳,灼灼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被自己困在怀里的女人,她的柔情万种都一一收进了那双微微眯起的墨眸里。

    “……”

    居然得寸进尺。

    余早早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手臂,默默地挣开身上的钳制,满脸通红地要爬下桌面。

    然而下一秒,整个人就被钉死在桌面上,倏然压过来的强壮身躯充满了侵略性,安佩东双唇就附在耳边,轻声细语地说道:“撩完了就想跑吗?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我去关门……”余早早震惊了,觉得自己就是俎上之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可是她仍然不甘心地争取着最后的机会,目光往门边望去,想着一会可以夺门而去。

    安佩东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以吻封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