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1

2096 2017-12-27 13:57:26

    二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瞪了李管家一眼:“你这管家怎么当的,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三夫人不怕事大地插嘴问了一句:“哟,二嫂子这是瞒着我们大家给心丫头定亲了吗?”

    二夫人连声反驳:“怎么可能是我家心丫头,三妹妹可不能乱说,没得坏了姑娘名声。不过是手底下的人求我帮他搭个亲,做了回红娘罢了。“

    “哦,也对,刚才李管家说了,对方那是嫁女儿。”三夫人很会抓重点地问道:“你房里又没有哥儿,哪来的小厮啊。”

    二夫人一下子被问住了,众人也隐约嗅出不对劲来。一般小厮都会挑比哥儿年纪小的,带在哥儿身边。南昌平总共就三个儿子,除了南昭正当婚龄,剩下的要么就是年纪还太小,要么就还是个奶娃娃,呆在亲娘身边还没配小厮的。

    李管家很是时候地为大家解惑。

    “对方说是来找二夫人和阿东的。”

    阿东是南昭的小厮,要说二夫人身为嫡母,关心南昭这个没了生母的庶子,给他房里的人解决终身大事倒也无可厚非。

    只是这实在是太过凑巧了。

    而南昌平终于想起借贷这件事里还有一个关键人物阿东来,他皱眉问道:“阿东人呢?”

    李管家摇摇头道:“奴才派人去找过,没有找到,听徽章台的人说看着阿东下午就收拾包袱出去了,说是要给大少爷送东西,一直没回来。”

    众人看了跪在地上的南昭一眼,心下了然。

    给大少爷送什么东西要背个包袱?!

    这分明就是怕东窗事发,跑路了吧。

    “去把那位找二夫人的人请进来。”南昌平冷冷地道。

    “老爷……”二夫人露出慌态。

    “今天太晚了,各位先请回吧,我的家事我会有决断的。”说着,他偏过头去对南昌志道:“若是族长过来了,烦请大哥先替我招待一下。”

    南昌志点头应了。

    其他人隐约也猜出了发生了什么事,眼力好的都走了,眼力不好的想留下来八卦的,也被眼力好的拉着走了,最后房里就只剩下了南昌平,二夫人和南薇兄妹了。

    南昌平放缓了语气,问着南昭。“南昭,你知道阿东要讨媳妇的事吗?”

    南昭摇摇头。

    “那你今天有没有让阿东出门?”

    南昭继续摇头,老实回答:“阿东跟我说他有点不舒服,我就让他休息,就跟少将军出府去了。”

    听着南昭这么说,二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道:“哎呀,现在不是在商量怎么处理昭哥儿的事吗?一个下人,不见了就不见了呗,我们还是先把昭哥儿的事处理了再说?”

    “母亲此话差矣,阿东带着我哥的私印,还以我大哥的名义在放贷的那里拿了那么多钱,那总得把人找回来的。”南薇开口,打断二夫人想囫囵过关的想法:“更何况,大哥到底借了多少钱,这些钱到底花在哪儿了,总得要个人来对账不是,总不能人放贷的说多少就是多少吧。”

    “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二夫人狠狠地瞪回去。

    不过她得到的是南昌平毫不客气的一声怒吼:“都住嘴。”

    就在这时,李管家带这一个中年妇人进门来,南昌平和二夫人都端起上位者的架子,至少没有当着外人的面再起争执了。

    那中年妇女也是很有眼力见儿的,进门就先跪下了,十分生疏地请了安。

    “给二老爷、二夫人请安。”

    “你是何人?”南昌平问道。

    “我是东城庄子上的厨娘。”

    “东城庄子?”南昌平虽然是对厨娘说的话,眼神却是看向二夫人的。“我没记错的话,是随二夫人陪嫁嫁过来的庄子吧。”

    “是的。”那厨娘也不墨迹了,开口就道:“前段时间,二夫人身边的李嬷嬷来找我说,要为我姑娘介绍一门好亲事,说是主家哥儿身边伺候的书童。我想着这是一桩良缘,又是夫人做主的,自然满心欢喜地应下了。合了庚帖之后,我们就一直等姑爷上门来娶姑娘,结果却听人说姑爷叛逃出府了,主家正在找他,我们没了主意,迫不得已来才来找夫人做主。”

    二夫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道:“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再说那阿东只是暂时找不到人而已,哪里就是叛逃出府了。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我肯定会给你交代的。”

    那厨娘继续说道:“我自然是相信二夫人的,而且我看那姑爷也是诚心,给了我家好几千两银子的聘礼,我这不是听到消息,怕姑爷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上门来问问消息。”

    “快别说了!”二夫人慌了,想打断厨娘的话,被南昌平拉住了,他问着厨娘。

    “你刚才说你家姑爷给了你家几千两的聘礼?”

    “是啊,三书六礼,还有一大盘雪花银呢!要不说主家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呢,我们在庄子里干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银子。”厨娘毫不设防地全盘托出。

    南昌平忍住脾气,对李管家道:“你带她下去吧。”

    厨娘着急了,问道:“老爷,那我家姑爷没事吧。”

    南昌平眉头紧蹙,道:“这桩婚事你就当不存在吧,事后我自会为你家姑娘寻一个更好的男儿。”

    厨娘自然不依,扯开嗓子就要闹,被李管家连拖带拉地给带下去了。

    厨娘刚走,南昌平一掌就招呼在二夫人的脸上。

    “贱人!”

    二夫人捂着脸,哭诉道:“老爷你不能随便听别人两句话就冤枉妾身啊,妾身是为阿东做了媒是不假,但这并不代表这一切就是我指使的呀,老爷你可以不喜妾身,但我为这个家兢兢业业这么多年,你不可以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如此冤枉妾身!”

    二夫人毫不示弱,和南昌平死死相对。

    南昌平不想在小辈面前发火,遂挥挥手对南薇和南昭道:“你们先出去。”

    南薇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知道大哥这次算是勉强躲过一劫。她扶着南昭往门外走,还能听到二夫人撕心裂肺的嘶吼。

    “我好歹是你的嫡妻,你竟然为了一个庶子打我?!”

    “你既然知道自己是嫡妻,那就该拿出嫡妻的样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