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2

2062 2017-12-27 13:57:28

    后面的话,两人就听不到了,南薇扶着南昭回了徽章台,南昭这次是真的吓坏了,一路强撑着到了徽章台,临进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跤,就在即将脸朝地的时候,一阵香风扑来,他摔进了一个怀抱里。

    红叶扶着南昭,对南薇道:“辛苦七妹了,昭郎就交给我吧。”

    南薇看着她挺着的肚子,略有迟疑。

    “七妹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南薇点点头,目送着红叶带着南昭回了房,南薇在门口楞了一会儿,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竟然有种一日如年的恍惚。

    昭月和李英一起来找南薇,在门口撞见她,都很诧异,追问后续。

    南薇对李英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道:“谢谢李管家帮忙,若不是他找到那个厨娘,大哥可能今天就要被当场打死了,若我们能平安度过此劫,我定上门道谢。”

    “小姐你已经给了在下最好的谢礼。”李英的目光往昭月处瞥了一眼,收住话头,问道:“我见小姐愁眉未展,难不成大少爷的危机还未解?”

    “虽然我们顺着阿东的事找到了厨娘,最多也只是暂时让二夫人无瑕搅乱而已,我哥他借贷毕竟是事实,若想脱身,只怕不是只受点皮肉之苦这么简单。”

    南薇正说话间,陡见昭月对自己使眼色,她回头一望,发现苏朗就站在他们身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苏朗看着南薇,支支吾吾的,一看就是有话要说。

    “少将军和南薇姑娘慢聊,我们先走了。”李英很识颜色地就要离去。

    昭月却不依,她伸手去探南薇的臂弯。“不行,我要保护小姐。”

    “少将军不会伤害小姐的。”李英好言相劝。

    “那可不一定,万一他发疯呢,若不是他,少爷也不至于……”

    眼看着昭月越说越过分,李英捂着昭月的嘴,愣是将他拖走了,可怜李英那孱弱的小身体,拖着十分“壮实”的昭月,着实费了不少力气。

    “南七姑娘……”没了外人在,苏朗总算有勇气开口了。“抱歉,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我若是知道南昭少爷会……我应该拦着他的。”

    “这一切都是我大哥自作自受,少将军不用道歉。”南薇抬眼,眼神冰冷,神情淡漠。“只不过事实证明我大哥的确不配做少将军您的良师益友,这徽章台,少将军以后还是少来。”

    南薇说着转身就要走,苏朗有点慌了,伸手去拉她。

    “七姑娘,我可以去向尚书大人帮南昭求情,甚至让我替他挨板子都行,只要你……和南昭别不理我就行。”

    苏朗是真心实意的道歉,却不想一把火正好浇在了南薇的心上。

    “到现在你还以为这只是一顿板子就能解决的问题?”南薇咬牙切齿。

    在苏朗的眼里,除了死刑就是板子了。“借了点钱,不至于还要赐死吧。”

    “被逐出南府,和逼他去死有什么区别。”南薇的目光投向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冰冷幽深。

    苏朗只是听说了事情闹得很大,却不想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一时有些怔愣,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呢,眼前白影一闪,手中的人儿已经被人拉开,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站在他和南薇之间,生生地将他们隔开。

    “唉,我说你这人……”苏朗正欲发火,抬头一见来人,悻悻地把话收回去了。“封渊?”

    封渊没有理他,低头看着南薇,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南薇摇摇头,看着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脸颊飞红。

    封渊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刚才以为苏朗在欺负她,看着苏朗抓着她的手腕,一时情急,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就直接牵着她的手了。

    可是,他并不想放。

    他心心念念许久的人,如今就在手心,他又如何能放?

    是以封渊做了一回真小人,只当自己没有发现,将南薇往后推了推,护在身后。

    “少将军如今怎么也开始为难起老弱妇孺来。”

    封渊和苏朗关系虽然称不上有多亲近,却也算得上是半个知己好友,素日里都直呼名讳,很少互称官职。

    所以,当封渊说出”少将军”那三个字的时候,苏朗就知道——这家伙一准是生气了。

    可是,南薇不是说她和封渊没什么关系吗?可是为何封渊会护短护到不惜得罪他这个多年好友?

    还是说……

    苏朗眼神微眯,望向南薇,又朝封渊瞥了两眼。

    如果封渊真的喜欢南薇的话,那他也不会让步。

    “南七小姐,在下是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南昭一事是因我而起,我自会负责,南昭借的所有银钱,我都会代为补上,就当是我向你赔罪了。”

    苏朗准备了一肚子道歉的话,结果还没等说完就被人冷冷打断了。

    封渊:“不需要。”

    苏朗:“喂!南七小姐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替她回答。”说着,苏朗给躲在封渊身后的南薇投去一个坚定的眼神。

    “南七小姐,你等我。”临走前还用威胁的眼神瞪了封渊一眼,大有要和他正面交锋的意思。

    对苏朗这个敌人,封渊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苏朗走后,南薇才悻悻地抽回自己的手,脸颊有些发红,也不知道是被苏朗气的还是害羞。

    “谢谢九公子帮我解围。”

    “你要谢我的时候还多着呢,不差这一件。”封渊收回手,望向南薇的目光温柔。“好好休息,别多想,事情会解决的。”

    南薇瞥瞥嘴,封渊的说法在她眼里和苏朗的“没多大点事”论差不了多少,她心事重重地又道了一声谢,就回自己房间了。

    封渊望了她的背影良久,这才踏步往正房走去。

    房间里,南昌平正在一个人生着闷气,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算计他,对嫡妻,他一向不满意,知道她人不算精明,却偏爱搞一些小花样,欺负几个姨娘庶女。平日里他事务繁忙,又顾念着他二房正房夫人的脸面,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算计到家中举人的头上来了。

    可即便已经知道真相,这事也十分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