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3

2011 2017-12-27 13:57:31

    可此事难就难在此处,虽说这一切都是二夫人设计的,但毕竟是南昭自己签字画押的,更何况他总不能昭告天下是嫡妻害庶子吧。

    这个哑巴亏,南昭就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这么想着,南昌平下定决心,挥挥手想叫伺候的小厮进门来,只见小厮未卜先知一般,已经自己掀开帘子走进来了。

    “二老爷,九公子求见。”却不是未卜先知,是有客来了。

    南昌平只能将心中的盘算放到一边,忙起身整理衣冠相迎。“什么风把九公子您吹过来了。”

    封渊是一个人过来的,闲庭信步,却似只不过是吃晚饭来消消食,才到了这边来的。

    南昌平将封渊迎进门来,请入上座,丫鬟上来奉上两盏茶,也就退下了。封渊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状似无意地提起。

    “听说尚书大人家里今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南昌平在心里暗骂:哪个嘴上没把门的,将这些家丑乱传!

    不过他面上还是一派和气,跟没事人一样。

    “也就是我那个不孝子不争气,让九公子您笑话了。”

    封渊笑笑,道:“不争气?我看未必吧。”

    “公子您……何出此言?”

    “尚书大人可知,那长春楼背后是何人?”

    提起长春楼,南昌平就一肚子火。“那种污秽之地,不管背后是何人,早该取缔。”

    “是的,那种地方,若是背后没人,早该取缔了。如今还能屹立在世,大家忌惮的,也不过是他的**罢了。”

    封渊的话总算吸引了南昌平的注意:“九公子您的意思是?”

    “长春楼老板姓朱,而我们的礼部侍郎也姓朱,况且我听说,南昭去长春楼,从不点小倌,只是和老板、苏朗关在一个房间里画画,试问尚书大人,您信吗?”封渊点到即止,望向南昌平。

    “可是礼部侍郎不是东宫党?”南昌平到底是浸润官场多年的老油条,很快就明白过来。“九公子您的意思是说?”

    “令郎此次在乡试中表现出众,有人怕错失良臣,怕是已经在下手笼络了。”封渊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南昌平的反应,只见他一开始是震惊失色,缓过神来之后脸色霎时变得苍白。

    南昌平不是太子一党的。

    封渊默默收回视线,继续道:“东宫也过于急躁了些,要说他已经利用郡王妃拉拢了苏朗,有大将在手,礼部,兵部,工部尽在其麾下,如今还想将乡试才俊纳入麾下……”

    南昌平的额头已经在冒冷汗了。封渊见状,知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又笑着道:“不过我也就是瞎猜,可能只是巧合呢。”说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两句,在南昌平的心里搅出天翻地覆之后,又告辞离开了。

    封渊走后,南昌平一屁股跌在椅子上,许久没站起来。

    这些日子,郡王妃和少将军来访并留在他家不走,用意无非是两个:

    1,盯着他。

    2,拉拢他。

    皇上沉迷丹术,身体已是一年不如一年,朝堂也随之越来越动荡。其中以太子为首的东宫派和以三皇子为首的三王派争锋相对,剑拔弩张。在这个情况下,王公大臣大都已经选择了站队。六部中,礼部,兵部,工部归于太子麾下,吏部归于三王爷的麾下,但因为三王爷是皇后嫡子,是以除了吏部之外,还有一堆肱骨老臣支持。

    太子即便占了三部,也没拿到任何优势。而那些支持皇后的老骨头太子啃不动,他就只能将目光放到还没站队的刑部和户部上来了。

    户部侍郎是个出了名的搅屎棍,油滑得很,听说太子曾三顾茅庐都被他给想法子打发了。久而久之太子也放弃了,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看上去很好搞定”的南昌平身上。

    身为刑部侍郎,只想安安心心查查案,护一家平安的南昌平内心都是拒绝的。

    朝堂形势瞬息万变,他身上又肩负这南府荣辱,他不能拿一家人的性命去做豪赌。

    他的儿子也不行!

    南昌平越想越觉得后怕,当即起身,也不管天色已晚,连夜往慈寿堂去。

    老太君刚躺下,就听人报告说二老爷来了,只得又披衣起身。刚走出来就见南昌平扑通一声在自己面前跪下。

    “老太君,你可要救救儿子,救救南府。”

    老太君被他的样子吓坏了,忙起身相扶,道:“有什么话,进来再说。”

    ……

    慈寿堂的灯火,彻夜未歇。

    南昌平去找老太君的消息,很快就被封渊知道了。探子回报消息来的时候,砚台正在一旁伺候,听说封渊又为了南薇去找南昌平了,不由得嘟囔。

    “也不知道那南七小姐为您灌了什么迷魂汤,让您三番两次为她出头。”

    封渊无奈摇头:“为何一提起她,砚台你就这副德行!”

    砚台撇撇嘴:“我也不知道公子你怎么就看上她了,一个会派丫鬟来……来……”扒衣服这件丑事,砚台到底说不出口,末了只得出总结:“反正就是不检点。”

    封渊无声笑笑。

    “你真当我去找南昌平,只为替南薇解围?”

    “那公子您是?”

    “至少我已经确定,刑部,太子还没攻克。”

    刑部不是太子党,就不会是他的敌人。在往后的部署中,他可以更加放心大胆地去做事,而不用担心会伤害到南府,伤害到她。

    曾经你被天下人负尽,被说成妖后,受尽折磨。

    如今,我就将这天下好好搅一搅,将那些躲在暗处伤害你的宵小之徒一一捉出凌迟!

    南府里睡不着的人,可不只是南昌平和封渊。

    借住在西厢的郡王妃,在听说苏朗要给南昭填上所有的银子的时候,她的反应汇成三个字:“你疯了?!”

    “事因我而起,我要对南七小姐负责。”

    郡王妃没工夫去管这件事和对南薇负责有什么因果关系,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弟弟,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可知道,南昭借的,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