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4

2027 2017-12-27 13:57:34

    “左不过几百两,这点钱我还是有的。”苏朗想也没想地回郡王妃。

    郡王妃沉默了,良久才道:“南昭借了足有一万两。”

    房间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苏朗也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不怎么花钱的南昭,会这么大手笔。

    “这事不是你我管得了的,你还是别馋和了。”

    郡王妃只当苏朗被这庞大的数字吓到了,劝了一句,岂料这一根筋的不仅没听进去,还反问道:“姐,一万两多久能凑齐啊。”

    郡王妃:“……你究竟是着了什么魔?”

    着魔?或许吧,苏朗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和那张苍白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爽她对自己失望的样子。

    “无论如何,这钱我一定要补上。”

    丢下这句话,苏朗便不管在他身后嚷嚷的郡王妃,掀帘冲出去了。郡王妃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挥手将自己的贴身婢女招了过来,问道:“少将军今天都见了什么人?”

    “回郡王妃的话,少将军从长春楼回来之后,只去见了南七小姐。”

    “南七小姐?”郡王妃还是稍有印象的,初见的时候便觉得这丫头是个有故事的,行事气度和她的那些姐妹都不同。听说这次出事的南昭还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难不成南薇为了救自己的哥哥,给苏朗灌了迷魂汤?

    想到这儿,郡王妃的神情变得冰冷。

    她苏家就苏朗这一个独苗苗,断不能让一个庶女给蛊惑了!

    南昭的事闹的动静很大,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二房身上,每个人都伸长了脑袋想知道南昌平会怎么处置南昭,结果一连三日,二房都没传出来任何动静,别说那些吃瓜看热闹的不解了,就连南薇等着这个消息都等得有些焦灼了。

    不过她不敢追问,只能愈发勤勉地去给老太君请安,对她和大哥而言,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这日,她刚给老太君请完安,在门口撞见了正为老太君端补品进来的刘嬷嬷,问道:“老太君不是向来不喜欢这些汤汤水水的吗?如今怎么喝上这些了?”

    “七小姐有所不知,老太君最近有些头疼,晚间也是睡不好,我这才为她炖点安神滋补的汤药。”刘嬷嬷笑着回道。

    南薇点点头,道。

    “我以前……我娘以前也有这个头疼的毛病,我知道个方子,我回去了将方子写出来,刘嬷嬷你拿去给大夫看看,要是可行的话,就给老太君用。”当年她刚和封度成亲的时候,封度对她倒是无微不至的,她有头疼的毛病,他就为她遍寻了名医,花了足足半年的时间才为她讨来一张方子。

    只不过当年爱又多浓,后面的恨就有多深。

    当年爱得多入骨,知道他劈腿自己庶妹的时候,她就痛得多入心。

    这一世,她心里只有复仇,复仇,再也不会被男人的那点甜言蜜语,表面上的温存蛊惑!

    刘嬷嬷一听,大喜。

    “七小姐若真有这样的方子,那快快写上来,老太君这毛病可急死我了。”

    南薇收拾好心情,点点头退下了。

    刘嬷嬷端着汤药,踏进内室。

    老太君正如往常一样,斜靠在软榻上,单手忖头闭目休息。

    刘嬷嬷拿不定老太君是睡了还是醒着,小声地请了一声安,老太君依旧没有睁眼,只淡淡地吩咐道:“除了刘嬷嬷,你们都下去吧。”

    “是。”

    正在忙着里外打扫的丫鬟们鱼贯而出,房间里只剩下老太君和刘嬷嬷主仆二人。

    “我瞧着那七小姐是个好孩子,老太君您何不提拔她一二?”刘嬷嬷一边步汤药,一边闲扯家常。

    老太君却突然道:“南薇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让你都为她说话?!”

    刘嬷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老太君连磕了三个响头。

    “奴婢多嘴,请老太君恕罪。”

    老太君这才睁开眼,看着地上的刘嬷嬷,冷冷一笑。轻轻地“哦。”了一声,那尾音却像是能钻进人的心里,将一颗忐忑的心搅得天翻地覆。

    刘嬷嬷的心理防线都快崩溃的时候,就听她又慢悠悠地问了一句。

    “你是真觉得小七不错?”

    有前车之鉴,刘嬷嬷不敢说话了。

    老太君盯着刘嬷嬷看了很久,久到刘嬷嬷的双腿都酥麻了,她老人家才慢悠悠地坐起来,开口让刘嬷嬷起来。

    “你且起来说话。”

    刘嬷嬷的双腿已经酥麻了,站起来的时候险些跌倒,但此刻便是在难受也只能忍着,腿部的酥麻感像是针刺的一样,让她双腿直打颤。

    看着跟了自己多年的老嬷嬷这般,老太君也很是无奈。

    老太君让她自找位子坐下。刘嬷嬷因心中有愧,只敢寻了一个矮凳落座,乖乖地受训。

    老太君也不强求,继续说道:“我知你心疼窦姨娘,因她当日是你捡进府里,求我收留的。这些年来,也是你一直教的,感情自然亲厚。爱屋及乌,你一直以来偏袒爱护小七一些,我也是理解的。”

    想起窦姨娘,老太君的眼里,也隐隐泛出泪花。

    “那年你向我进言,让我安排窦姨娘去伺候二爷,后来这丫头也的确做得不错,为我分了不少忧。到底是在我眼前长大的孩子,窦姨娘过世,我又如何不心疼?你既要护她的女儿,于情于理都是应当,我自不会拦你。只是你这话实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懂,如今南府草木皆兵,平儿正在彻查府中和昭哥儿有关系的人事,难不成你想让我也陷进去不成?”

    刘嬷嬷忙不迭请罪。

    “老太君教训得是,是奴婢一时疏忽……”

    “你我主仆之间,便不用再说这些话了。”老太君不想再听刘嬷嬷这些推脱之词。

    见到刘嬷嬷,老太君只觉得头疼,挥挥手就让她跪安了。刘嬷嬷走出两步,忽然有回头,跪在老太君面前。

    “奴婢斗胆,向老太君进言。”

    老太君拧眉,眉间已见不耐烦。

    “你今日斗胆的次数未免太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