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7

2002 2017-12-27 13:57:41

    郡王妃怒气冲冲地走了,徒留南薇一脸无辜。她前世对这个郡王妃了解就不多,只知道外界传言她是一个耿直和善的人,嫁给体弱多病的郡王之后,一手将王府操持壮大,甚至苏家都跟着她沾光,一跃成为豪门大户。

    想到这儿,南薇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

    一个普通武将出身的女人,能嫁给郡王爷做王妃,本身就已经是高攀了。嫁入夫家之后还能声名远播,让所有人对她交口称赞。

    细想一下,方知这其中肯定有不少心机算计。

    不过她南薇也不是好欺负的。

    郡王妃不是骂她贱人吗!那就让她瞧瞧,她这个“贱人”是怎么让她万劫不复的!

    “怎么?刚才可是差点被甩耳光了,还觉得高兴不成?”封渊实在不理解,都这个时候了,南薇是怎么还能笑出来的。

    收回神来,南薇躬身道谢:“谢谢九公子。”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刚才这人救了自己确是事实。

    “封渊。”他突然自报家门。

    “哈?”

    “叫我封渊。”他不喜欢她张口闭口一个九公子,这么生疏。

    这个实在是尴尬,南薇叫不出口就想开溜。

    “我想起来还有事,我先走了。”

    “你大哥的事你不用担心,会解决的。”封渊的语气不像是安慰,却像是信誓旦旦的承诺。

    其实南薇心里很清楚,虽然她找来了厨娘证明了二夫人联合阿东在南昭背后搞鬼,但是这并不能抹杀南昭真的借了钱,犯错了的事实。

    事发突然,她只能尽力补救,幸亏这次南府后生里考上科举的,只有南昭和李英,那李英又是管家儿子,虽说南府会致力栽培,但到底没有血缘干系。

    目前整个南府,就靠她爹南昌平和四叔南昌礼在朝堂撑着,这对于靠拉帮结派才能在站稳脚跟的朝堂,是十分危险的。

    南家急需要后起之秀补充势力,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南昭。

    不,这还不够!

    南薇深知南昌平的个性,这是一个稳打稳扎的政客,他不允许任何一个危险因素存在,他这次对南昭发这么大的火,除了是对南昭失望,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南昭的事一旦被揭发,就会成为污点。毕竟传到皇帝的耳朵里,一个有过借贷过去、对钱财格外痴迷的官员,不会是一个能让他放心的清官。

    南薇眼睛一亮,看着封渊,一直平静无波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些名为期盼、恳求的东西。

    “九公子……哦不,封渊,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为了让对方答应,南薇将她不能忍受的称呼都改过来了。

    封渊的眼神里带着笑意,显然对南薇的改口十分满足,所以答应得也十分畅快。

    “但说无妨。”

    同时,他在心里却在默默地说:只要是你要的,我都愿意给,就算你要这天下,就算你要这江山,我也会给你夺过来。

    南薇想了想,凑近在南封渊的耳边,低语了几声。

    这还是除了上次那个误会之外,两人第一次靠得这么近,封渊的耳根红了,只能感受到她的发丝在脸上拂过,温热的呼吸落在肌肤上,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耳后根传遍全身。

    “九公子,九公子。”南薇连叫了两声,才将封渊叫回神来。

    看着这样的封渊,南薇小心翼翼地问道:“九公子,刚才我和您说的,您听到了吗?”

    封渊的耳朵红得更厉害了。

    “烦请小姐再说一遍。”

    南薇:“……”

    当砚台听说要凑一万两银子的时候,身为管家的他对主人这么败家的行径表示不齿。

    “公子,我也是不懂您了,虽说这一万两银子不算大数目,可是您既然拿出来了,为何不自己借给南昭,至少让南昭承您这份情也好,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个圈子,借给少将军,再让少将军借给南昭啊。”

    封渊想起那小姑娘刚才和自己说话时神采奕奕的模样,眼含笑意,道:“我借给苏朗,不也让苏朗承了我这份情嘛。”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砚台嘟囔着。“可是您何必这么折腾呢,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庶女……”

    最后一句话,砚台可不敢大声说出来,只敢小声地念叨,庶女二字更是听不见了。

    封渊摇摇头,不客气地赏了砚台一个梆子。

    “所以说你这才是不开窍。你以为南薇找我借钱,真的只是为了还上那一万两银子的债吗?而且你也不用觉得心疼,我敢保证,这一万两银子,不出三天肯定会还回来。”

    “这可是一万两雪花银呢!南昭现在正在缺钱的时候,他会那么傻还回来吗?”砚台觉得自家公子已经没得救了——被一个庶女迷得神魂颠倒。

    “南昭不会,南昌平会。”封渊信誓旦旦。

    “?”砚台听得一头雾水,一脸求指教的模样。

    封渊叹了口气,解释道:“你想,南昭近些日子和苏朗同出同进,南昭借钱虽说苏朗不知情,但确实脱不了干系。如果苏朗拿着一万两银子去找南昌平,说要替南昭还钱,南昌平会怎么想?”

    砚台想也没想就回道:“有傻子送上门来还债,尚书大人不得高兴坏了!”

    封渊:“……所以人家是尚书大人,你就只能做个小管家!”砚台这耿直性子,封渊多年以来早有领教,如今被他这三言两语差点没气出病来。

    但偏偏砚台又是个爱追根究底的性子,封渊只能讲得更明白些。

    “尚书大人绝对不会收这笔钱,而且在处置南昭的时候,势必还会考虑到苏朗的感受,若是因此让苏朗觉得愧疚,觉得他不近人情。这个后果对尚书大人而言比儿子借贷更可怕。毕竟现在苏家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

    砚台也知道自己傻,嘟着嘴,满是不高兴:“公子您聪明绝顶,小的我是自认不如。我去准备钱去了。”

    “不急,等苏朗来了再给他便可,现在我需要你陪我去做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