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6章 这个男人……真是……

3235 2018-01-02 15:20:38

    他还是没办法自私地将人锁在身边,几天后,依依不舍地放任她带着天余几个优秀员工飞往另一个遥远的国度。

    不过短短的几天,余早早就有点后悔了。

    她坐在沙发上,刚和公司的几个高层开完一个视频会议,无意间看到了国内关于安佩东和韩芷萌铺天盖地的绯闻,本来还平静无波的心顿时就不安了起来。

    上次就看出来了,安佩东对韩芷萌虽然有点疏离冷谈,却并不讨厌,更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饰地说过两人青梅竹马的关系。

    胡思乱想间手机突然就响了,余早早睨了一眼来电显示,刚刚的失落和不安全都一扫而空。

    “还在忙?”一接通,安佩东的声音便隔着电波传了过来,“有没有想我?”

    “我很想你。”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诱人的磁性,低沉轻缓,轻钻进耳朵里,像有一双无形的手,精准地擭在了心脏的位置。

    余早早顿了顿,脑海被他这一句话炸得如同烟花绽放,目光一触及到电脑屏幕上言之凿凿的绯闻,酸溜溜地回道:“我看你这几天玩得挺好的啊!怎么都看不出来你会想我。”

    话落,那边传来一声低笑,细细微微地传来细碎的声音,像是笔被搁在桌面上。

    坐在办公椅上的安佩东,一手将笔缓缓放下,一手拿着手机贴在耳旁,眸光亮了亮,挑了挑眉,愉悦地道:“是不是后悔了?离开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进什么修呢,老老实实地呆在我身边守着,不就可以宣示你的主权了。”

    余早早无语地听着他在耳边的声音,被说中心事又羞又恼,没好气地道:“谁能守得住你的心啊!”

    “谁都不能,就你能。”

    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通过电波如一股电流,不经意间触碰到每丝神经,心脏轻微地痉挛了下,余早早觉得耳旁灼热无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低沉性,感的声音又再次在耳旁响起,“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你说你都是公司的老板了,非要跟着去进什么修呢?”

    这还是余早早第一次听安佩东跟自己发这样无聊的牢骚,闻言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想了想才说:“我才刚过来没几天,哪能这么快回去,起码得呆上一两个月吧。”

    安佩东一听,有些泄气了,他不悦地问道:“过两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你打算怎么过?”

    “圣诞节?和一起来的同事过啊!”余早早眉头挑了挑,说起圣诞节,就让她想起一个熟悉的面孔来,心情莫名地变得愉悦,欢欣地说:“说来也挺巧的,来到这里发现小时候的同桌也来了这里学习,我们今天才刚约了圣诞节好好去哪里凑凑热闹。”

    想起来,她跟罗晋还真的很久没见过了,算算时间,恐怕也有十几二十年了,曾经那个总躲在角落里一脸胆怯的小男孩,如今长得高大英俊,足够让女人脸红心跳,要不是不小心被他捡到证件,恐怕两个人面对面都已经认不出来了。

    遇到故人,自然而然就想起了那段单纯快乐的童年时光,嘴角也不自觉地牵出了弧度,目光温暖向往。

    “什么破同桌!不准去,给我推了!”安佩东一盆冰水猛浇下来,瞬间将她美好的向往给摧毁了。

    生气得不止一点点,充满怒意的声音霸道又强势,像一位专制的君王,稍有不顺心就要大发雷霆,这种不稳定的性格真是太不讨喜了!

    余早早不依,皱眉道:“我就要去!反正你在国内也管不着我!”

    手要不要伸得这么长,再霸道也要有个度,还不准她有个朋友了?

    安佩东似乎真的很生气,声音顿时冷了好几度,怒极反笑,沉声缓缓地说道:“余早早,你看我管不管得着你。”

    空气突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余早早睁着一双大眼睛,干净清澈,不可思**听着耳旁男人带着警告性的话语。

    安佩东这是在威胁她吗?

    余早早轻颤了下,然而一想到两人相隔了大半个地球,就算他的怒火再怎么旺盛,也都烧不到自己这边,肚子瞬间就大了,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我不过就是和许久不见的朋友小聚一下,你生什么气啊!”

    又不是小孩子,要不要这么幼稚啊!

    说着说着,余早早自己也生气了,话音刚落,就把通话给挂断了。

    看着泛着冷光的电脑屏幕,整个版面都是关于安佩东和韩芷萌的绯闻,更来气了,干脆地把手机关了,蒙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次日,余早早学习了一整天,刚想返回住所,没想到在门口就被罗晋给拦住了,两人一起去吃了个晚饭后,在街头愉快地逛了许久,才被罗晋绅士地送回了住处。

    洗完澡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上面有安佩东几十个未接来电,她有点慌张地刚要往回拨过去,他的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进来了。

    “昨天挂我的电话关机,今天还不接了,余早早,是不是以为我真管不了你了?”一接通,安佩东的声音就怒气冲冲地从电话里冒了出来,仿佛还能听到他猛吸气的呼吸声。

    看来气得不轻。

    余早早的眉头越皱越紧,解释道:“我就是没听到电话响……”

    “去哪浪了?”

    “出去吃了个晚饭。”

    “你那里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吧?吃什么饭要吃到十点?”

    他开始不依不挠,咄咄逼人,得寸进尺,余早早从他的质问里感到了些许的窒息感,轻叹了口气道:“就不能有些饭后节目吗?散散步总行吧?”

    “安佩东,我以后做什么要不要都给你报道一遍?”

    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听语气就好像把她给捉奸在床了。

    “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安佩东刚刚还充满愤怒的声音,顿时就兴奋了起来,斩钉截铁地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从现在起,我给你打电话,你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接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挂电话,懂了没?”

    “……”余早早呆住了,感到很无语。

    他是听不懂自己的话里的意思还是装不懂?顺着她的话霸道得这么理直气壮,命令起人来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听到没?”半天听不到余早早的回答,安佩东不耐烦地催促着。

    “我可以当没听到吗?”余早早忍不住再翻了翻白眼,这个男人,真是有病,人都不在他身边,还得事事经过他的管辖,这不是给人添堵么?

    “当!然!不!可!以!”那边理直气壮地拒绝了她,掷地有声地说道:“既然是你提出来的,我不可能不配合。”

    余早早似乎还听到了他声音里夹着的一丝笑意。

    “你这是要时刻查我岗?”余早早怒。

    “是又怎么样?”

    安佩东尾音轻轻挑了挑,当听到她说和别人约好一起过圣诞节后,危机感就萦绕在心头,第六感告诉他,不能让她和这个久别重逢的朋友走得太近。

    “你这样有意思吗?”余早早更加无语了。

    “不许挂我电话,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像是预知了她接下来的动作般,安佩东未卜先知地命令道。

    空气像是突然静止了,余早早愕然地握住手机,盯着呆一处呆住了。

    这样的安佩东,真的很招人烦,这不许,那不许的,霸道得让人受不了。

    余早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这么握着手机一声不吭,心里早已经堵了一口气,憋得慌,已经没有力气去应付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那个男人了。

    “为什么不说话。”安佩东后知后觉,霸道地质问道。

    “你想我说什么呢?”她觉得什么都没必要再说了,没什么好聊的,这个人除了霸道就是霸道。

    人都远在天边了,还恨不得想要拴在身边,随时随地地监控起来。

    余早早心里早已经烦到不行了。

    电话里面传来一声呼吸,远远地传过来,“总裁,会议室里的人都到齐了。”

    估计是助理在催他开会。

    余早早愣了愣,之前看的那些未接来电,几乎是每隔一两个钟就是一次疯狂的轰炸,她都考虑到他们之间存在着的时差,这么说来,安佩东是整晚没有睡,只顾着给自己打电话了吗?

    天啊!

    他是疯了不成?

    “好了,我要去开会了。”男人低沉的声音缓缓地再传了进来,连着他的脚步声一起,“以后打你电话一定要接,不然我会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就这样!你好好休息。”

    电话被倏然挂断,安佩东应该急着进去开会去了。

    余早早还处于愣神的阶段。

    他这么霸道地命令自己一定要及时接电话,原来不是为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而是因为他担心她?

    通往心脏的某根神经末梢猝不及防又极其轻微地被电了下,呼吸瞬间变得轻促起来,眼神都变得迷蒙了起来。

    安佩东。

    这个男人……真是……

    余早早找不到恰当的词来形容,唇角却不自觉地弯起了一抹弧度,心头仿佛是被撒上了蜜,甜丝丝的仿若做了一个美妙无比的梦,刚才还烦不胜烦的神情一扫而空,换上了一副娇羞的神态,炫丽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