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7章 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么?

3333 2018-01-03 17:12:59

    安佩东很尽责地每天查岗,每次听到她提起罗晋总是阴阳怪气。

    今天的手机很安静,余早早反而有些不太习惯,结束一天的进修后,罗晋已经等在门口了,远远看去,挺拔颀长的身影,精致如琢的东方面孔,在人群中极其耀眼,一点都不输轮廓深邃的西方男人,简单裁剪的外套,在他身上如同有了魔力般变得气质高雅起来。

    她缓缓地走近,唇角带着浅浅的弧度,淡笑道:“你站在这里太显眼了。”

    经过的姑娘们纷纷侧目看过来,毫不掩饰眼里流露出来的爱慕。

    罗晋眉眼间带着温柔的笑意,对他来说,只要余早早能在第一眼注意到自己就很好,禁不住愉悦地道:“能被你看到到就好了。”

    无视旁人的目光,他定定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娇俏怜人,迎着夕阳余光微眯起来的双眸干净清澈,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几乎将他所有的吸引力都吸走,视线所触及的都是那张精致又惹人怜爱的俏脸。

    两人并肩前走就足以让心头的愉悦不断放大。

    好不容易结束一天的忙碌,余早早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尤其是看到罗晋的那一刹那,尽管在国外呆的时间足够久,见惯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但一见到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还是感觉格外亲切,那些流利的外语统统可以丢到一边,母语万岁!

    “余早早!”

    身后传来带着愠怒的熟悉声音,低沉性,感,充满着性磁,穿过人群,传入两人的耳内。

    余早早顿了顿,心头无法控制地涌起一丝狂喜,猛地转过身,脑海里那张英俊得过分的脸庞就出现在不远处,只是黑着一张脸,周身的气场有些诡异,望着他们的目光异常犀利阴深。

    唇边的笑意滞了滞,她的目光随着男人的移动而移动,靠得越近,越能感觉到身上那股涛天的怒意,街上行人匆匆,仿佛都避之不及。

    “安佩东?”余早早呆了呆,脑袋有点转不过来,看着他来势汹汹地向自己靠近,连呼吸都似乎停滞了,愣愣地看着来人,非常不确定。

    远在地球另一半的安佩东,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是我。”男人沉声应道,直勾勾地将她钉在原地,十分不悦地质问道:“你还真敢跟这个男人出去过圣诞节啊?”

    不只是说说而已,这个男人在这段时间的通话中,她不止一次提起过。

    想到这里,安佩东的醋坛子彻底崩塌,冷着一张脸睨了眼罗晋,立在余早早面前,伸手就将眼前的小女人拉了过来,摁入自己的怀里,一双怒火烧红了的黑眸对上罗晋的眼,冷声问道:“知道她已经结婚了么?”

    “她是我的女人,接近她想打什么主意都给我统统收起来!”

    迫不急待就宣示了自己的主权,态度强势霸道。

    余早早听着他胸前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声音像是从胸腔里震动出来似的,有种说不清的心动。

    她的脸倏一下就热了,抓着安佩东胸前的衣襟急急地解释:“你别误会,罗晋他早就知道我和你结婚了,只是当我是久别重逢的老同学,谁还会对我有这个意思啊!你疯了么?”

    “吃醋也要注意分寸和场合啊。”

    罗晋风华正茂、前途无量,而且长得惹眼,哪还会对她这个已婚妇女有意思。

    安佩东真是太小题大作了。

    这种醋还真没必要吃。

    “我在问他,你给我闭嘴!”安佩东低头冷冷地睨了一眼余早早,她急不可耐地帮着罗晋说话,更让他来气,搂在纤腰上的手控制不住地重重捏了一下,以示惩罚。

    他目光阴鸷地望向罗晋,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他们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后画面,看起来无比和谐更令他怒火汹涌。

    “我……”罗晋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竟然在这个男人面前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他的目光太过犀利,看过来的时候,犹如一把利剑横在颈侧,逼着自己不得不矮一步,心里不免有些不甘,却仍然一脸柔和看着眼前的人,温和地回答道:“我知道。”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温和而平静,就如同他的人一样,看起来无害而安全。

    安佩东不屑地眯了眯眼,十分不满。

    这个叫罗晋的男人,令他的心底无端地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就是在觊觎自己的女人,觊觎得深沉,绝对不能给他留有任何的机会。

    想起自己放走余早早的那六年,就一阵心悸,如果她在那段期间遇到了罗晋,或许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知道就好,希望你能铭记在心里。”安佩东收回视线,垂眸看向怀里还算老实的女人,眸光染上一丝宠爱。

    丢下这句话后,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带着人就离开了。

    他将余早早塞进车里,车门刚关上,倾身就凑上前去,迫不急待地噙住她的双唇,辗转反侧地品尝起来。

    虽然说小别胜新婚,可是安佩东这也太热情了点,还在大街上就一副恨不得将她整个吞下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

    “停!停!停!”好不容易逮了个空,余早早急得大喊,气喘吁吁地喊了停。

    安佩东置若罔闻,继续和她耳鬓厮磨,双唇在她的脖颈处煽风点火,耳旁的呼吸急促又火热,扯出无尽的暧,昧,车内的温度一再上升。

    再不阻止,恐怕就要失恐了。

    余早早被他撩拨得四肢发软,使出浑身的力气好不容易将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有些狼狈地道:“我们还在大街上!你给我安分点啊!”

    发情能不能看好时间地点!

    她有些怒了!

    闻言,安佩东顿了顿,微抬起头深深地看着她,薄唇泛着诱人的嫣红,唇上还带着隐隐的水渍,让人心慌意乱的旖旎四散开来。

    余早早瞥开不由自主被吸引住的目光,脑海里除了不断涌现出刚刚的激烈亲吻外,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

    “你怎么过来了?”实在安静得可怕,安佩东盯着自己的目光让她的心神更加地慌乱,只能胡乱地找个话题,也是看到他就想问的问题。

    作为安氏的总裁,集团里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怎么会突然这么有闲情逸致地跑到这里来。

    安佩东的视线并没有从她身上撤回,仍然火热地盯着,似乎怎么看也不够,薄唇微启,声音里带着情动的沙哑,“再不过来,媳妇都要跟人跑了。”

    酸溜溜的口气。

    余早早轻笑一声,娇嗔道:“胡扯!”

    “我是这样的人么?”

    看见她的笑,安佩东只觉得压抑在心头的那丝不悦瞬间被击溃得了,心情顺着视线里的这丝笑意愉悦起来,眼里漫着就要溢出来的宠溺,抬手轻拈着她脸颊上的发丝,一屡屡别到耳后,唇边浮起一丝弧度,轻笑道:“嗯,你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我不放心别人。”

    他心里的不安全感自从听到她提起罗晋起,就强烈地驻扎在心里了,今天一见,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一想到余早早接下来的进修时间,自己不在她身边,就唯恐她受不住这个男人的诱,惑离自己而去,害怕得恨不得现在就将人打包抱走,好好地呆在自己的身边,哪都不能去,谁都见不着。

    “你想太多了。”余早早受不住他的目光,深得让她扛不住,脸上的热气升腾,拉了拉被他揉皱了的衣服,一本正经地问道:“我饿了,是不是应该带我去吃饭?”

    自从上次化妆品事件后,她一点都不怀疑安佩东在这里也有自己的产业,甚至自己现在坐着的这辆车,可能就是属于他的。

    “我也饿了。”安佩东意有所指地看着她,唇边的笑带着一点邪气,看得余早早一阵心悸,中间还特意顿了顿,才接着说道:“要不要让我先吃饱再去喂你?”

    如此露骨、如此火热的目光,余早早觉得自己已经在他的注视下被焚烧了。

    安佩东开起车来还真的有些让她猝不及防,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平时这么一脸正经的人,怎么突然就……

    他是受了什么刺激么?

    余早早把目光瞥向窗外,一张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轻斥道:“别闹!”

    “令晚平安夜,我想上街看看热闹。”

    “本来打算和罗晋去的……”

    一提到罗晋的名字,车里的气压就瞬间下降了,空气也变得阴森起来,一股凉意自脚底蹿起。

    “在我面前,不许提其他男人的名字!”安佩东唇边的那丝笑意尽数敛去,目光顿时沉冷了下来,声音冷硬而充满怒意,强势地打断了她,“你再提,我不介意现在就将你就地正法!”

    余早早呆了下,乖乖地闭上嘴。

    车子缓缓地启动,驶离原地,余早早的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定睛望去,看见罗晋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愣愣地看着他们的车从面前开过。

    车子和他擦身而过,脸上的神情她看得不太真切,可是那个孤零零的身影上透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失落,透过车窗真真切切地传递了过来。

    余早早转过头往后看去,想要看得更真切点,只是车速似乎有些快,罗晋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看不真切,她撇过头,想要挥开心里的疑惑,对于今天的失约,感到非常抱歉,想着改日应该要好好地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