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8章 总得让我先讨点利息

3299 2018-01-06 13:28:06

    安佩东带着她来到一处露天餐厅,正值平安夜最热闹的时候,他们上来后,竟然每个座位都是空的,在纽约渐渐绽放的璀璨夜景下,空气仿佛也带着点清甜,整个场地都变得浪漫了起来。

    抬眼便是帝国大厦那伟岸的身姿,余早早眸光如同霓虹灯光一般亮了亮,腰上一紧,耳边便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喜不喜欢?”

    贴过来的强壮高大身躯带着灼热的体温,将她紧紧包裹住,挡住了吹来的凉风,一瞬间变得格外温暖。

    余早早用力地在他怀里点了点头,诚实地道:“喜欢。”

    来到纽约后,一直在忙,还没来得及到鼎鼎大名的帝国大厦观光一轮,现在能远远地就着这么美丽的夜景远远望上一眼,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心中的遗憾了。

    “一会过去看夜景?”安佩东亲昵地凑在她的脖颈中耳鬓厮磨,不轻不重地咬着小巧可爱的耳垂,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含糊。

    站在帝国大厦上看一次纽约的夜景,这是来到纽约必做的,那些电影里的浪漫或是刺激的画面,一下子就涌入了余早早的脑海里,早就有所向往了,于是就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两人找了个最佳的位置坐下,晚上的纽约很迷人,餐厅在屋顶上,入眼是灯光煜煜的夜景,服务员上完菜很识趣地退了场,红酒在酒杯里摇曳,带着一抹诱人的血红色,入口醇香。

    余早早刚放下酒杯,手婉上的一暖,就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无名指一凉,被套上了一只熟悉的戒指,珍稀的蓝色宝石切割成一个小小的心形镶嵌在上面,做工精致得让人惊叹。

    这是他们曾经的婚戒,也是他曾给自己亲手戴上的,却被她亲手摘了下来。

    他手掌温暖宽厚,紧紧包裹住她的,两人手上的戒指交相辉映。

    余早早的手指在安佩东的掌心中微微地蜷缩了下,指尖牵扯着心脏,跳动得剧烈。

    “不许再摘下来了。”安佩东低眸看着被攥在掌心柔滑软嫩的手,唇边浮起满意的弧度,薄唇掀起,霸道地宣示,“要时刻记得我才是你的男人,不准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清楚不?”

    套上戒指的一瞬间,觉得就像将她紧紧套牢了似的,被罗晋这两个字影响了一路的心情,莫名地有了好转。

    余早早的指尖像是被电了一下,一股强烈的电流通往全身各处,尤其是心脏,麻酥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她收回被紧握住的手,脸上早已经灼热非常,安佩东的目光太过灼热,盯得她几乎不敢抬起头去看他一眼。

    “为什么你还一直戴着它?”他们分开六年的时间,长得足够让他爱上另一个女人了,从回来见他的第一面起,她就已经注意到,安佩东和自己的婚戒还好好地戴在他手上,已经好奇很久了,终于忍不住问一问。

    “因为早已经被你套住了。”安佩东仿佛在一瞬间被植入了深情程序,一双漆黑得发亮的墨眸就这么深深地望进她的眼里,神情极其认真,“我知道我们还没有完,一定不会让你跑掉的,所以没必要取下来。”

    他说得理所当然。

    余早早望着他发亮的双眸呆住了,愣愣地望了把视线收回来,心突然就被震动了一下。

    所以,回来后一系列让自己走投无路的逼迫,都是为了把她逼回他的身边吗?

    这个男人,真是任性妄为,难道就不能好好地、正常地向自己表达心意吗?

    “那我回来后,就不能好好地追求一次吗?非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讨厌!”余早早娇嗔道,虽然听起来带着一点怒气,却夹着一丝浓得化不开的甜,“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快要被你逼得走投无路,就只想快点拿回属于我爸爸的东西,远离你,有多远就跑多远。”

    “万一我什么都不要,你和我就不能这么安静地坐在这里一起吃饭了。”

    说到最后,带了一点抱怨,想起自己在那段时间里受到的折磨,和内心那股纠结抑郁,全都是来自安佩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出现了,那你就没办法再甩开我了。”安佩东皱眉,看着她已经有了情绪的精致脸庞,只想快点转开这个惹人不快的话题,切了一块牛排放到她嘴边,宠溺地道:“这个好吃,你尝尝。”

    被他喂食,还是第一次,余早早顿时愣住了,鬼使神差般张口咬下,只看得见眼前这个男人英俊如琢的精致面孔,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如何吞下这块他亲手切过来放到她嘴边的牛排,见她咬下,眸光更加亮了,满意的神情,看起来格外耀眼,仿佛有淡淡的光晕将他整个人罩住。

    她整个人都是飘的,目光无法从安佩东那张完美无暇的精致脸庞上移开,心跳加速,脑海一片空白,除了男人的脸就是男人的脸。

    传说中的花痴状态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醒过来的余早早赶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般埋头猛吃,可是那张爆红的小脸早已经出卖了她。

    一个晚餐,吃得心跳加速,所有的食物都像是加了糖般,甜入心头。

    来到帝国大厦的时候,夜色早已经完全笼罩了整个纽约城,灯光装饰下的平安夜纽约城,别有一翻景致,比平常更加热闹,处处成双结对的很应景。

    安佩东站在帝国大厦首层入口处,看着密集的人群,眉头轻皱。

    这里的人群太让人看不过眼了。

    一想到挤在人堆里会让余早早对自己的注意力减弱,就从心底感到不悦。

    他拿出手机刚抬起手,便被一双细嫩柔滑的手温柔地按住了,抬眸便撞入一双清明干净的眸眼里,带着谴责定定望着他。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余早早粉唇在灯光的映衬下,添了几分诱人的味道,双唇翕动间,冒出丝丝暖意,“还没有跟你顺其自然地在外面逛过一次,在这里过圣诞节,就应该这么热闹。”

    纽约的平安夜,天气有点冷,四处都弥漫着愉悦的气氛。

    余早早抬眼往人群中望了一眼,被眼前热闹的气氛感染,唇角染上几许笑意,眼睛带笑。

    和安佩东三年相处的婚姻生活中,每次出去,无论是吃饭还是游玩,他都习惯性地清场,似乎非常不喜欢呆在人群里,以前她也觉得二人世界很美好,可是自从跟着父母到国外生活后,每每走在人群中,心底总会升出一种说不出的踏实感来,人群中幸福的笑脸,都来自于身边陪伴的人。

    这种感觉很喜欢、很向往。

    她也想要和爱的人一起穿梭在人群中紧紧相互依偎的感觉。

    “好,都听你的。”安佩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手机收了回去,将余早早的手温暖地攥在掌心里,心满意足地看着她的红扑扑的笑脸,唇边不自觉地弯出一抹迷人的弧度。

    这样的余早早,就算是想要天上月亮,他也想要摘来送给她。

    他们走在人群中,像大部分情侣一样,吃好吃的,玩好玩,看好看的,然后排队买票到帝国大厦看最美的夜景。

    纽约城的夜景真能把人的眼迷住。

    耳边是人群热闹的喧嚣,耳旁是安佩东温热的呼吸,余早早被他十指紧扣住,站在楼顶吹着冷风,被搂在怀里一点都感觉不到冷,反而浑身都升腾起一股火热,熏得两颊红红的。

    人越来越多,身旁不断有人挤过来,一想到会在拥挤的人群中擦肩而行,安佩东更加不想从怀里放开她,沉着脸搂着她站在一处观景的绝佳位置。

    “这里人太多,我们可以到别处看看。”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余早早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看着不断往这边涌过来的人群轻轻地建议着。

    闻言,安佩东的眸光亮了一下,低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能蹿出小火苗来。

    倏地,他迈开那双修长笔直的腿,匆匆地来到一处人迹稀少的角落,猛然将人摁到墙上,倾身就覆上来轻咬住她的双唇,辗转又缠,绵地细细描绘着舌尖下完美饱满的唇型,密密地压着极具技巧地挑逗。

    余早早猝不及防,耳旁听着稍显急促的呼吸,脸颊被他呼出来的温热气息喷酒得热烘烘的,心跳不受控制地不断加速,仿佛在一瞬间跳出了问题。

    她能感觉到他紧扣在自己腰间的手不断地收紧,脑袋“轰”的一声,随即想到他们还在最热闹的帝国大厦观景层上,伸手就撑在男人紧抵着自己的胸膛上猛推起来,好不容易才找到能说话的时机,微喘着拒绝他凑上来的双唇,焦急又紧张地低喊:“别在这里耍流,氓啊!”

    胸前被一只大手一把罩住,余早早不能自已地低呼一声。

    国外虽然比较开放,可是她一下子还不能接受他这么露骨的索取,抵抗的动作更加顽强了。

    “怕什么,没人有空看这里。”他低笑一声,低沉带着些许情动的沙哑声音,竟然性,感得让人无从抗拒,“离开我跑到这鬼地方来这么久,总得让我先讨点利息。”

    安佩东一把制住她乱动的双手,将人禁锢在怀里,却也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余早早的头被强行地贴在男人的胸口,整个人都被他强烈又熟悉的男性气息包裹,感觉呼吸里都塞满了荷尔蒙的味道,耳旁的心跳沉稳有力,跳动的频率有点快,听得她嘴角不觉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