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都市言情 总裁豪门 宠你为宝:商业巨头的落跑妻

第69章 嗯,弥足珍贵

3464 2018-01-07 13:32:36

    圣诞节的早晨,天气很晴朗。

    相对于外面充满节日气氛的热闹,酒店豪华总统套房内,卧室豪华大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金碧辉煌如宫殿般的装修。

    余早早猛然坐起,朝着大大的落地窗望出去,几乎能将整个纽约的景色尽收眼底。

    昨晚的一切原来不是梦。

    安佩东是真的不远万里来到了她的身边。

    可是现在人呢?

    余早早看着身旁空荡荡的位置,莫名感到失落。

    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她掀开被子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

    来到大厅,并没有看到人,从隔壁的房间似来低低沉沉的声音,听不太清楚,似乎很很严肃,还带着怒意,但确实是安佩东的声音。

    她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过去,安佩东正专注地想着什么,全神贯注盯着电脑屏幕似乎还没有觉察有人走了进来。

    “少爷,现在要怎么办?”

    张管家的声音从电脑里传了出来,似乎是许久等不到明确指示才迫不得已焦急问的。

    余早早看到男人的眼底露出一丝狠戾,眸光也变得异常犀利,往前走的脚步倏然就顿住了。

    正要开口的安佩东,眼眸扫到前面的娇小身影,抬头睨了一眼,脸色顿时由青转黑,冷着脸“啪”一下把置于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给合上了。

    “醒了?”黑眸精准地望过来,眼底的那丝狠戾被一层直白的欲,望替代,仿佛刚刚看到的那抹狠戾只是错觉,他把笔记本电脑推到一边,身体往椅背上舒适地靠去,招了招手道:“过来我这里。”

    直勾勾看过来的目光,灼热又带着渴求,低沉性,感的声音还带着情动的喑哑,让余早早的双腿完全不听使唤地朝他走了过去。

    从很久以前就知道,安佩东对她的吸引力是绝对的,只要他勾一勾手指头,自己就会毫不犹豫地朝他靠过去,所以才会在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情况下,又一次毫无原则地原谅并接纳。

    她的心很不听话,安佩东根本不用怎么来撩拨。

    不仅仅只因为那张精致得无以伦比的英俊脸庞。

    “这么早就起来了?”他抬手一把将走过来的人拉到怀里,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圈住,灼热的眸光像是刻在她的身上,半点都移不开,轻笑一声道:“是不是我不在睡不着?”

    余早早整个人被他强势地禁锢在怀里,温热的呼吸就吐在脖颈间,昨晚温存似乎留了后遗症,浑身都还有些发软,瞥了一眼被推到一边的手提电脑,道:“关掉视频是不是不太好?张管家还等着你的指示呢。”

    “嗯?”安佩东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目光移到她的胸前,愈发地灼热了,不悦地道:“你穿成这样进来,我还怎么跟人视频?”

    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移,余早早这才发现自己“衣不蔽体”,酥胸半露,一边的肩带已经滑落,坐在男人腿上,裙角还没到大腿位置,只是堪堪盖住,身上布满了昨晚留下来的痕迹。

    清凉得让她乍舌。

    为什么自己会穿着一件这么性,感的内,衣,余早早对此一无所知。

    她大叫一声,想要从安佩东腿上,却仿佛被死死钉住,握在腰上的手如同铁钳一样不能被撼动。

    “别动。”他的声音喑哑地传入耳中。

    余早早能感觉到男人身上某个部位正蓄势待发,只能乖乖照做,一动不动随他抱着,疑惑地问道:“这衣服哪来的?”

    这不是她的。

    昨晚实在被折腾得太累,只隐约记得被抱着到浴室,对于自己穿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这么豪华的总统套房里,还有提供女人性,感睡衣的么?

    “我叫前台买的。”安佩东毫不掩饰地在她身上巡视了一遍,似乎很满意,微勾着唇角道:“睡袍不小心弄湿了,就让人去买了。”

    没想到前台居然这么上道。

    看起来还不错,起码让他的心情变愉悦了。

    “弄湿了,可以叫客房服务换一件啊!”余早早的内心几乎崩溃,这些常识他又不是不懂,生气地问道:“你就是故意的吧?”

    “嗯,就是故意的。”看着怀里小女人抓狂的样子,安佩东的唇边的笑意渐深,不容不迫地承认了,“其实不穿也是可以的,就当我是一时心血来潮了。”

    一副你又能奈我何的表情,让余早早更加生气了,用力揪住他胸前的衣料,气得咬牙切齿,“放开我,我要去换自己的衣服。”

    本来就松垮的睡袍,在她的撕扯下,男人的胸膛一下子就完全坦露了出来。

    “你这是想让我放开你的行为?”安佩东微眯起眼,眼神愈加火热。

    余早早心跳如捣鼓,慌忙松开手帮他穿好睡袍,急着转移话题,“连张管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事情是不是有点大?”

    “你现在不回去处理可以吗?”

    话落,双肩便被紧紧捏住,余早早疑惑地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愠怒的墨眸。

    “这么急着赶我走,下了床就不认人了?”

    这男人现在怎么这么易怒?

    余早早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摇了摇头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管家的能力她是知道的,能把一切琐碎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也能将重要的事情完美处理,可以说是安佩东身边不可或缺的帮手,也是最信任的人,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

    很多重要的事情,他不是交给自己的助手去完全,而是张管家。

    现在就连张管家都要问怎么办,那一定是非常棘手,以致于让他束手无策。

    上一次就看出来了,安然对安氏的算计有多么地不择手段。

    “我只是担心,万一安氏有什么事情,你又不在,张管家处理不过来的话,恐怕会有变动。”余早早敛下目光,神色有些黯然,淡淡地道:“其实你不必为了陪我过圣诞节特地赶过来的。”

    “不赶过来,好让你和别的男人一起过圣诞吗?”听她在自己的耳边提到罗晋这个名字,就已经嫉妒得快要发狂了,让罗晋有任何的机会,他都是绝对不允许的。

    “还是你不相信自己男人的能力?”

    说到最后,安佩东已经带了一点怒意,直勾勾地审视着她,眉头不悦地蹙起。

    本以为今早醒来会是一个异常美好的早晨,没想到好心情一大早就被破坏得彻底。

    安然真是该死,一大早就破坏了两人相处的美好气氛。

    也是时候告诉他,贪了不该贪的心,是需要代价的!

    “不是不相信你。”余早早低头细心地整理好他的睡袍,一字一句,认真严肃地将心里的话如实说了出来,“是担心。”

    “安然母子一直觊觎着你拥有的,怕他们会对你不利,上次Da,vid的事,安然有多冷漠无情、不择手段,我还没忘记,最近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事。”

    “所以,有点担心你。”

    “他们算计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些事情她不说不问,不代表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大部分有着自己家族的争斗和秘密,表面上相亲相爱、风平浪静,并不代表就真的和睦。

    也许早已经波涛暗涌了。

    “别担心,安然还没有这个本事。”

    望着怀里女人担忧的神色,安佩东内心暖暖软软的,如同铺上了一条温暖的棉被,将心里的寒冷都统统赶走。

    所有人都羡慕高高在上的自己,作为商业巨头,手里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存亡,身边充满着尔虞我诈,包括亲人在内,从来没有人在乎过自己会不会受伤,担心他能不能扛起来。

    即使再怎么光芒万丈的人,也总是会渴望温暖的。

    而这种温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安佩东就再也没有得到过了。

    他抬手一一抚过余早早精致的五官,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这张精致细滑的脸庞,似乎想要刻到自己的心里,唇边溢出幸福的笑,缓缓道:“我一直觉得,你是我妈送给我的礼物。”

    不知道为什么,安佩东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余早早就是在自己的母亲意外身亡后遇到的。

    因为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公然将小三和私生子接回了家,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对待,就连家里的佣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的苦闷和委屈无处发泄导致了暴饮暴食,结果雪上加霜变成了一个小胖子,被周围的人更加嫌弃了。

    是余早早的出现拯救了他那颗即将破碎的心。

    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坚信,是自己的母亲将她送到自己身边陪伴自己,是替母亲来给自己温暖与希望的人。

    “那我在你心里岂不是弥足珍贵?”不知道为什么,余早早看着眼前这张英俊得过分的脸,心里竟然觉得有点酸涩。

    安佩东从来没在自己面前提过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无所知,这么突然地提到,有点震惊,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男人的神情,却没有一点异常。

    脸上笑得也很幸福,还缓缓地对她点了点头,低沉的声音带着少有的温柔,似乎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如墨的眸眼里有光芒透出来,淡淡地回应道:“嗯,弥足珍贵。”

    “失去什么都可以,就是不愿意失去你,想要好好地照顾你。”

    如此平淡,如此简单,如此稀疏平常的语气,却有种无比刻骨的错觉,就好像大起大落后,终于尘埃落定了。

    耳旁是他低沉性,感的声音,余早早整个人都定住了,望着男人眼底那抹亮光,仿佛心脏的跳动和时间都停止了,这世间没有任何嘈杂只有他的这一句话,轻轻柔柔地落入她的心坎。

    这应该是她从安佩东口中听过,最动听的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