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小说

美高梅小说-极品小说免费阅读!
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69

2028 2018-01-30 23:20:20

    “你那些腌臜事,自然不能让外人知情。”南昌平一开口,却并没有二夫人期望的温情,满是怒火和指责。

    想起之前挨的那两巴掌,二夫人顿时满腹委屈。

    “二爷,您是不是又听到了哪个小人搬弄是非,对妾身有所误会。”

    自己的正妻是个什么货色,南昌平心里自然有底,这些年来她做的事,他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力顾全着他这个二夫人的脸面,不过眼下他心烦意乱,也没指望他的这个夫人能承认罪行,直接道:“阿东交给庄子里的那些聘礼,你去,都如数要回来。”

    “凭什么要我去!”二夫人顿时就炸了锅,这可是得罪人的活,而且还落不到一个好名声。更何况——还是为了她最不喜欢的南昭。

    “李氏,我念你为我南家开枝散叶,操持内宅这么多年,凡事都给你留了脸面,你别给脸不要脸,挑战我的耐性!”南昌平直接怒了,以李氏相称,甚至连夫人都懒得喊了。

    “二爷既然知道我是你的正房夫人,我代表您的脸面,那就更不能让我去要这笔钱。这府里姨娘那么多,你怎么一个都舍不得指派?章氏,林氏,安氏,哪个不能去!”

    “但是她们都没有擅自做主,给阿东做媒,但是他们都没有在背后故弄玄虚,陷害自己的儿郎!”南昌平几乎是用吼的了,他越和这个没什么计谋却偏偏药学别人耍心机的夫人,可谓是失望透顶了。

    “说了这么多,二爷您还是不信我了。”

    见李氏还想狡辩,南昌平直接从胸口掏出一封信来,扔在桌上。

    “你自己看吧!”南昌平闭眼,连多看自己这个只会惹事的夫人一眼都觉得心烦。“徽章台捉到了试图逃跑的阿东,这是阿东自己画押的血书,上面详细记录了你是如何找到他,许以娇/妻美妾,让他帮你时刻盯着南昭的动静。在听说昭儿找人借贷之后,在你的授意下,他偷偷借着昭儿的名义借钱。对了,娶媳妇要高价聘礼的事,也是你跟他说的吧。若不是你以计相逼,他还不至于胆大包天,敢算计自己的主子!”

    二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提高了音调,却愈发暴露了自己的虚心。

    “二……二爷,那阿东为了脱罪,自然会想尽办法泼污水。还有徽章台,对,徽章台,一定是他们指使阿东这么做的。二爷您想想,那个南薇平日里连话都不敢多说,这几个月以来却哪里都有她。她敢上庭对峙,也敢火烧丫头,甚至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老太君答应南昭娶那个青/楼女人进门,这些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

    李氏的话南昌平虽然仍有诸多不信,不过她关于南薇的总结,却正好是踩到了南昌平的痛处。这些日子,府上的确很不太平,连着发生的几件大事,多和南薇有关。

    这个以前都要被他遗忘了的庶女,最近似乎有点太冒进了……

    南昌平平生最恨的事,就是被人当枪使,所以当李氏想借他的手将南昭逐出家门的时候,他才会暴怒,如果南薇也是这样……

    他定不轻饶!

    最后,南昌平还是派了管家去要回了这笔钱,幸亏当初厨娘对外只说主家出来的小生要娶她家姑娘,并未说姓甚名谁,所以管家从在外当值的仆人中挑了适婚的庚帖送过去,总算让那厨娘相中了如意女婿,这才算是堵住了她的嘴。

    南家将阿东扭送到官府,理由是背着主子借贷。送过去的时候舌头已经被人拔了,手筋脚筋尽数被挑断,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县令也只能按照南家呈上来的有阿东亲自画押的那份血书为凭,定了阿东的罪,将他关进大牢。

    南昭自然也不能轻易脱身,南昌平停了徽章台三年的用度,并严令任何人不许接应,以抵南昭借贷的漏洞,徽章台的日子一下子就过得紧巴巴的。

    原本是各过各的两兄妹,如今不得不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度过这三年了。

    南薇抱出一个铁匣子,打开里面全部是一些略有些老旧的金银首饰,还有几两碎银子。至于南昭……他除了几幅不值钱字画,什么都拿不出来。

    南薇将那几两碎银子取了出来,将剩下的盒子盖好,递给南昭。

    “兄长,这些你拿着。”

    南昭自然再三推辞,南薇却是不容他拒绝:“兄长,开春你就要进京赶考,我们的希望尽系于你一人身,去了京城可不比在家里,处处需要打点,这些你必须拿着。”

    “薇儿你不用担心我,你大哥我能卖画赚钱。”南昭拍着胸脯保证。

    南薇却是连白眼都懒得翻了,昭月更是毫不客气地戳穿他:“大少爷,您的字画挂出去那么多天了,可有卖出去一幅?!”

    南昭:“……”

    他不说话了,现实已经狠狠地给他上过一课,只恨这世界上的知音太少。

    南昭固执地从铁匣子里翻出一个款式老旧,却是匣子里最贵重的簪子来。

    “过两日就是秋菊宴了,我看各房姐妹们都在准备,只有你为我的事奔波劳累,且如今还被我拖累停了月银。无论如何你得给自己留两件首饰装点门面,不许推辞!”

    南薇正想劝说,一袋银子从天而降,砸在桌面上。

    众人抬眼一看,只见红叶托着肚子,正步履沉重地走进来。

    “这里,是我这些年赚的,至少能撑过一段时间了。”

    南昭的脸顿时羞得通红,道:“大丈夫怎能……”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红叶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了。“你大丈夫的尊严能值几两银子?能让我们填饱肚子吗?”

    自从南昭出事后,一直在他面前装温柔,装文雅的红叶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不再一口一个能酥化人心的昭郎了,对他的管辖更是比南薇管得都严。

    这个时候,南昭就算是想哭自己遇人不淑,也来不及了。

    这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啊!